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今天中午在万达吃了自助,非常开心。最近事情多,写字慢。好在吃得还行。

主要是因为有好LP。

我从小对吃是不感兴趣的,大概因为我出生在一个学理科的知识分子家庭,生活严谨,对学习要求很高,对享受是一概不允许。父亲是学物理、教物理的,我常问他如何自娱,回答是拉小提琴。

但父亲从来没认真教过我乐器,理由是他自己都是自学的。而除了拉小提琴(以及二胡、手风琴、铜管)之外,就是演算、实验。乐此不彼。

所以,我是没有一丁点文人乐趣的。初中时候,父亲在他工作的学校营建了摄影暗房,没想到20年后,我也在自己工作的高校亲手营建暗房,那时才知道,这是叫实验室的,还是理科的东东。

我的舅公是北航的博导,他的长子结婚,就是把对方父母请到家中,喝点下午茶,几片面包就算完成仪式。我看过他最大的娱乐,大概就是跟着电视哼唱电视剧片尾曲,93年他的电脑就联了INTERNET,但从没见他用过专业以外的用途。

父亲拒绝了单位组织的任何旅游,认为是浪费时间,看我读小说、诗歌就认为玩物丧志,而听相声,那简直就是堕落到罪不可恕。

因此我的朋友们误以为我是很有文人情趣的,其实大错。偶从不旅游(主动),也最不喜欢歌风颂月,对于吃,那更是茫然无知。

所以我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一就是有个喜欢美食的太太。她可以随便吃点东西充饥,也可以对食物一丝不苟。我想周润发所说的“你要对这些食物说抱歉”就是象她这样对食物认真的态度。

夫人经常会想到去哪里吃什么,在什么日子应该吃什么。我的味蕾是认识她以后才发育起来的,而一个人对食物的态度,其实就是对生活的态度。

张楚认为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因为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

是的,我们怎么可以反对无聊。

 

我们必须无聊,

 

那才是生命。

 

2007/1/30

买了新的本本,暂时只是VISTA CAPABLE,个人非常不看好VISTA,那只是硬件厂商和软件厂商的GAME,体现的是资本主义的共性。今天是VISTA中文版面世的日子,真希望变化不要那么快到来。

一个不喜欢变化的人是不是就算是老了。

最近这里更新很少,因为准备搬家,我是说BLOG。马上会给大家一份惊喜。

 

2007/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