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送父亲登上开往杭州的火车。女儿第一次来到火车站,今天比较特别的是,宁波火车站居然没有站台票卖了,于是我们全家集体免票进站。

下午本来想参加一个本地的广告人聚会的。结果还是没有成行。

从假期开始就在忙公关师的书,居然进展非常慢,似乎不在状态。一篇给国外期刊的文字也因此耽误了。准备了很久的。

美国的航天飞机又发生故障了。不由得又想起敬爱的周总理。

当年钱学森回国,带回的资料很多。特别是导弹和高速飞机。但当时的国力只能研究其中的一样。总理指示,重点研究导弹,飞机只用于防御。今天看来,太明智了。经常有学生抱怨我们的飞机落后。我很想告诉他们,总理的决策是英明的。导弹对我方的损失最少,而且我们的火箭和导弹都是世界一流的。第二就是关于航天器的。苏联是一次性的,只有返回舱,而美国是航天飞机,反复使用的。总理决定采用苏联模式。就在全世界都崇拜美国的SHUTTLE模式时, 中国的航天工业猛然给了世界一个巨大的启示。和发射失败相比,一次性的投入是合算的。反复使用却要承担巨大的风险,美国人真是骑虎难下。国外许多通讯公司和媒体都想租用中国的火箭发射通讯卫星,就是最好的证明。

昨天花了半个下午修好了一个旧的BOSE收音机,彻底拆开,对BOSE的结构倒是了解了,但花费的时间令我心痛。想连上ITRIP听IPOD,却发现ITRIP找不到了,更加心痛,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