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给学生上课难免会问一句:“喜欢音乐么?”

大概说三十秒音乐的好处,陶冶情趣啊,在难过的时候能安慰自己啊,给自己继续的力量啊。

这次只说了几秒种,问学生:喜欢什么音乐?

那些生于90年代的学生中的一个大声回答:

小虎队

说实话,在我中学时代,还是蛮喜欢小虎队的。后来当然不喜欢了,喜欢的都是枪炮玫瑰、U2等等。在大学宿舍里,我一个同学说,你的国外磁带都是乐队,很集体主义嘛。

晚上读三联,一篇纪念蓝精灵五十周年的文章,说蓝爸爸是隐喻马克思。结尾说他问一个90青年,知道小虎队么?回答是,知道,方便面。

上午坐大巴,居然在钱江二桥上等了一个小时。

下午给本科生上课。

钟摆似的生活,为希望,为幸福。

昨天上午是给大一学生的学位课《广告学概论》,而下午是04学生的毕业论文开题答辩。但前天下午好友吴空约了中午午餐,要么就是周一中午,但周一在杭州又实在不想再拖,于是上完课就直奔镇明路印象桃花。

不过居然还是迟到了,大概和几个学生的论文有关。席间还遇到了石头和美术馆的HYF夫妇 (我收到短信第一反应还把他们当成黄海波了)。当我举杯为没能参加吴空的生日宴会而抱歉的时候,才知道居然因为我的缺席他没办寿宴,以这个宴会补之,不仅非常惭愧。

朋友都很好,饭后因为我急着赶回学校,大家匆匆散去。石头还拉着我的手密语多时,(我当天回到单位,才打开尘封多月的物理信箱,才看到石头送的自己照片的明信片,非常感动和感谢),而吴空在我上车后还特地在车窗边说“每次和你在一起都很高兴。”我当时想,如果被我LP听到,一定不放心这句话,呵呵。真的谢谢大家,还这么记得我。

下午的学生论文比我预计的要好些,一边找工作,一边写毕业论文,虽然是常态,但也够难为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了。几篇有问题有难度的我留下他们又给补充了些资料,应该会顺利。我自己也不想年复一年的老一套,总希望有点特别的论文让我这个导师也偷偷爽下。

晚上回家接到CY电话,说要去喝黄海波的喜酒。真是想到曹操,曹操就到,我中午还刚想过他。昨天还真是结婚的好日子,一直到晚上,宁波的马路上装点得摇曳多姿的婚车到处可见,不知道自己的小花什么时候也可以打扮一下。而CY打不到车,所以我免费做了次司机,带着她和她的儿子和妈妈一起到三江名府。我因为没有受邀请,当然只能在门外默默祝福了。虽然我知道进去新郎只会更高兴,但因为晚上答应陪女儿了,所以也对新人说声抱歉。(CY在结婚时候可是请过HB的,我可是谁都没请过,呵呵。)

难得在一个有阳光的午后在屋子里看书写字,收音机里做的是林忆莲的主题。最后一首我听了半天前奏也没听出来,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但用的是现场版,摇滚的,很ROCK,激情四射……

这个版本我从未听过,

从未听过

如果说我有偶像的话,周有光先生绝对算一个。偶的复旦经济学的老前辈,在49岁改行研究文字文化,而且在文字学领域成为一代宗师。从经济学改到文化领域的,据我所知,周先生是最值得我学习的。

汉语拼音在计算机时代成为最重要的输入法,包括手机。

周先生的书我买了不少,特别是三联的《语文闲谈》是我在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最喜欢的读物之一。

但是在小崔说事里,听钱文忠说周先生已经仙去了,我奇怪国内似乎没有报道,如果是真的,那太遗憾了。又一个百岁老人离去了。而钱文忠说,他当时经商,他的老师季羡林是通过 周有光使他到了复旦教书。看来周老在复旦的影响力依然。

今天是中国《汉语拼音方案》颁布50周年纪念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罕有地在节目中播出短评说,在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促进汉语拼音的学习和使用,对于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1958年,经过多方征求意见和审议修正,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主要由周有光负责制订的采用国际性拉丁字母的《汉语拼音方案》。

摘录几段周先生的讲话,非常值得反复学习和回味

周有光:那么这件工作是经过三年才完成。到1958年才定下来。定下来的时候,那么我们就跟总理讲,由国务院,有一个国务院委员会,由委员会开会通过就算了。周总理说不行,还要上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

主持人:这也充分说明当时语言文字改革,包括汉语拼音的改革,是国家非常重视的一件事情。

周有光:我的这个处世哲学,是这样子的,叫做随遇而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那么到五七干校去,那个地方走20里路也看不见一个人的,可是我去了呢,我觉得我得到许多好处。什么好处呢,我容易失眠。因为脑力劳动容易失眠,我下去做体力劳动,失眠也就好了。我的失眠, 医生医来医去医不好,到了五七干校,把我失眠搞好了。我一直到今天不失眠,所以有好处。

  主持人:这是您在五七干校最大的一个收获。

  周有光:要能够适应不好的环境。你不要着急,不要失望,遇到任何坏事情,你要稳定,要安定,同时要保留积极的思想,不要消极。

  主持人:实际上也是一种面对困难的心态,积极的心态。

春江水暖鸭先知

2月11日于祝家渡

(点图片可看大图)

家人一直抱怨给孩子照片拍少了。上次同学会,20年前的同桌还问我,你现在还冲洗照片么?我听了哈哈大笑。告诉他全宁波最大的暗房就在我们学校,而且是我一手设计建造的。

不过为什么给自己孩子拍的照片就不多呢?扪心自问还是无比惭愧。今年寒假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数码照相机在杭州。从杭州回来时,妻子强烈建议不用带回宁波。于是父母认为可以再买个相机。暑假曾经买了个W80给泰山,很好用,也简单。不想昨天跑遍宁波居然都没货了。不止W80无货,其他几乎所有的数码照相机都缺货。看来春节期间商家的储备是够少的。

今天去SONY专卖,货还是有的,只是价格很不优惠,加原装卡和暑假时买的几乎一模一样。看了H3很动心,和我喜欢的V1如出一辙,把玩了许久。不过还是买了W80,毕竟老人、女人和孩子用起来方便。

自己嘛,还是喜欢@300,昨天出现在了美国的展览上,值得期待。

昨天(2月4日),高中同学留美多年第一次回国。于是同在一城的高中同学也难得一聚。有意思的是,晚饭以后,初中同学也顺便一聚。

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以及所经历的一切,仿佛回到高中,甚至初中,至少也是我们难忘的90年代。

Back to the innocence.

晚上陪女儿到万达广场。天冷了,陪孩子找个晚上室内活动的地方都不易,好在万达是北方公司的。设计的合理现在才体会到。在中心场的大液晶里听到一首歌曲,居然是我喜欢的DOMINO DANCING.我在开学前的博文里写过,这次是翻唱,翻唱的乐队叫westend girls,又是一个美女组合。不过我没想到,pet shop boys也成为被怀旧和翻唱的了。我的IPOD里有列表。

新开业的银泰,旁边开了LBB。LBB是宁波著名的小书店。 Left Bank Bookstore是也,曾经在天一广场著名的水晶街。在去年底关门了。我的朋友还专门写了博文。不想居然在万达银泰看到了。

匆忙中买了三本书:

一、权力的声音

二、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

三、乌合之众(插图版)

付钱的时候告诉我,因为超过了68元,赠咖啡一杯,呵呵。不错。我才发现原来书店的一角居然是咖啡店。不大,就埋在书堆里。真是“书香伴着咖啡香”啊。

同时发现,自己有两个多月,甚至三个月没买书了。都有点怕自己了。呵呵。

I am really back.

在大时代看了长江七号,周星驰的新片。这部电影和宁波有莫大的关系,是宁波形象大使周星驰在宁波拍的第一部电影。

一、剧本

剧本是最弱的, 情节稍微弱了些。比较可惜。

二、演员

小演员也是宁波的明星演员,我记忆中是越剧很好,在全国得过冠军。周是到宁波以后才选的演员,地点就在宁波电视台。

三、周星驰的家

周星驰在电影中的家,有很明显的标志。离庆安会馆430米,确切地点是过去的太丰面粉厂,电影中是被拆迁的。电影拍完已经不见了,未来是宁波书城。

四、 日出

电影中唯一的日出是在三江口。宁波最美的景色之一。虽然只有一秒种,却让我颤抖。

五、工商银行

地点是在已经被拆迁的新江桥。周星驰拍完电影。老桥也刚好拆迁了。 每次小狄背着长江七号走过来,其实都是走在老桥上。

六、银泰百货

小狄看到长江一号的玩具,就在银泰四楼,周星驰走出百货商店,是在老银泰和老华联之间的那道门,而他们父子看飞碟的电视也是在银泰前面。而我看这部电影就在银泰八楼的大时代,呵呵。好爽。

七、 万里国际小学

所有的学校取景都是在万里国际小学,的确是所贵族学校

八、工地

我们鉴定认为,工地是在鄞州区的某工地。

九、老外滩

周星驰和袁老师的第一次会面,就在老外滩。城市展览馆附近。

十、公园

影片结束时,那个公园是美丽的东钱湖。我很喜欢,买到车的第二天,就去了那里。

十一、音乐

就在公园时,那段音乐是我非常喜欢的《我爱肖邦》(I love Chopin)我的IPOD里有。没想到器乐版出现在这部电影里。

(先想到这些,有空再写,呵呵。周星驰是宁波人,是不是和博主比较象啊。哈哈)

补充

一、昨天我刚画了机器猫,在电影中,小狄梦中出现了长江七号和机器猫一样,能变出新宝贝。好可爱。

二、电影最后的台词。小狄陷入一个巨大的三角中,看到同学抢他女朋友,他说:我去告诉老师,看你们能好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