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是给大一学生的学位课《广告学概论》,而下午是04学生的毕业论文开题答辩。但前天下午好友吴空约了中午午餐,要么就是周一中午,但周一在杭州又实在不想再拖,于是上完课就直奔镇明路印象桃花。

不过居然还是迟到了,大概和几个学生的论文有关。席间还遇到了石头和美术馆的HYF夫妇 (我收到短信第一反应还把他们当成黄海波了)。当我举杯为没能参加吴空的生日宴会而抱歉的时候,才知道居然因为我的缺席他没办寿宴,以这个宴会补之,不仅非常惭愧。

朋友都很好,饭后因为我急着赶回学校,大家匆匆散去。石头还拉着我的手密语多时,(我当天回到单位,才打开尘封多月的物理信箱,才看到石头送的自己照片的明信片,非常感动和感谢),而吴空在我上车后还特地在车窗边说“每次和你在一起都很高兴。”我当时想,如果被我LP听到,一定不放心这句话,呵呵。真的谢谢大家,还这么记得我。

下午的学生论文比我预计的要好些,一边找工作,一边写毕业论文,虽然是常态,但也够难为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了。几篇有问题有难度的我留下他们又给补充了些资料,应该会顺利。我自己也不想年复一年的老一套,总希望有点特别的论文让我这个导师也偷偷爽下。

晚上回家接到CY电话,说要去喝黄海波的喜酒。真是想到曹操,曹操就到,我中午还刚想过他。昨天还真是结婚的好日子,一直到晚上,宁波的马路上装点得摇曳多姿的婚车到处可见,不知道自己的小花什么时候也可以打扮一下。而CY打不到车,所以我免费做了次司机,带着她和她的儿子和妈妈一起到三江名府。我因为没有受邀请,当然只能在门外默默祝福了。虽然我知道进去新郎只会更高兴,但因为晚上答应陪女儿了,所以也对新人说声抱歉。(CY在结婚时候可是请过HB的,我可是谁都没请过,呵呵。)

难得在一个有阳光的午后在屋子里看书写字,收音机里做的是林忆莲的主题。最后一首我听了半天前奏也没听出来,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但用的是现场版,摇滚的,很ROCK,激情四射……

这个版本我从未听过,

从未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