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8

以下内容转自学生博客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c741401007ta7.html

2007感动广告班 (2007-12-27 12:13:38)

  今天是本学期晓梅老师的最后一门课,着实让大家都感动了一把。按例今天是我们最后两组上去表演主持,两组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颁奖典礼,和往常一样,表演总是能让我们疯狂的笑一把,顺便舒解一下被作业压迫的郁闷。但是今天,全场最大的亮点不是上去表演的同学,而是我们亲切、可爱的晓梅老师。

 FF上台颁年度最佳人气奖之前说的那段话,让我们回忆起了这一学期和晓梅老师的点点滴滴,从中秋节给我们这群没月饼的小孩分月饼到前几天圣诞节给我们分糖吃,不管我们上课迟到了还是上课纪律不好,晓梅老师总是很亲切的用她百分百的热情给我们讲课。晓梅老师当之无愧拿到了年度最佳人气奖,她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震撼到了,频频落泪。

 第二组NN他们也准备了晓梅老师上课时候的视频,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晓梅老师一点都没发现,非常专心的在讲课,我们又再一次被感动了。真想一直上晓梅老师的课。

 全部表演完毕的时候,教室后面已经站满了下一堂要上课的同学了,我们的最后一节主持人课是在大家集体喊着“晓梅老师,我爱你”中结束的,虽然有点土,但是那就是我们的心声。今天真的是广告班的感动日,而这些感动只源于我们的晓梅老师。

晓梅老师, 胡晓梅,浙江大学传播所硕士研究生, 任教于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新闻系。看了这篇学生的博文很感动,转一下。

周二回到宁波,下午给学生上课。周四就又到杭州,然后当天晚上赶回。周五一早在宁波上课,下课马上坐十点五十的火车到杭州,因为星期五浙江大学传播所召开了首届全球华文新闻与传播期刊国际论坛。见到了杨溟老友,他还在头天晚上把新加坡的GUO先生从上海送到杭州,然后开了一天的会,期间还签了浙江大学出版社的协议。晚上在楼外楼晚宴,可惜没吃几口就送杨先生第一个到机场,返回路上来到下沙的中国计量学院,那里有国际公共关系协会的全国大学生公关策划大赛的活动,见到了蒋楠老师,还有协会的马秘书长和老友贺有光所长,席间被众人感激,居然也厚脸皮应承,因为这个活动本来就是俺策划的嘛,呵呵。还有张雷教授,好在同席一并感谢中。

周五晚上2点回到宿舍,因为国际论坛没有俺的房间,第二天一早再到会务帮忙,送了不少回程的专家。中午送南京大学杜骏飞老师到火车东站。下午请假回宁波。还错过了分院的活动,真是心生抱歉。 昨天晚上随便进家茶馆居然遇到道道夫妇和朱妹夫夫妇,而他们之前已经在同一个茶馆里遇到不下十个熟人,可见宁波的狭小。

今天下午去淘碟。开始还以为店主搬家了,找了半个多小时见面以后才知道,老板Z居然要到杭州去了,俺在宁波最后的碟片乐土也就此要搬到杭州了。Z是地道宁波人,居然也因为宁波买碟的太少,只能搬去他乡,他的生意不算兴隆,但居然也买了尼康的D80,和几个烫手的镜头,令我心生钦佩。不过我听说他的新店居然(太多个“居然”了)在百脑汇,不禁喜出望外,反复问“是楼下有KFC,在教工路的百脑汇么?”他也很意外,只是感叹附近房租太贵,不比宁波,店址没有最后确定。他临行前,宁波所有的淘友都来过了(所以尖货早被人淘光了,Z也抱怨我来太晚),大家都问候过我,只可惜同在一城,同好音乐,彼此却谋面很少,还要碟店老板代为问候,也算笑话一件。Z说等我来过,他就回老家(似乎是宁海),然后就五一到杭州开业了。听着让人唏嘘,也有几分感动。于是这次宁波最后的疯狂淘碟,也就不知不觉大大超过预算了。他送了我好几套CD和DVD,让旁边的几位顾客心生羡慕。

他帮我把几箱CD和往常一样搬上车,然后大家挥手再见。看着他在我的后视镜里依然望着我,似乎一个曾经的时代和他的身影一起远去了。

买的CD都不便宜,他留了似乎全套的PRESTIGE的JAZZ,特别是RIVERSIDE的珍贵录音。(一个小插曲,我看到JOHN LEE HOOKER和HOPKINS的CD都没买,还向友人炫耀自己在某年某月某日和某人一起买过。大家都笑,说,知道你买过,但你一定找不到。果然,刚才我停笔找了二十分钟依然还是没有找到,郁闷中。)我最后还是出让了RIVERSIDE实在是因为经费有限,而我选择的全部是自己喜欢的音乐。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喜欢早期爵士,那种BLUES的调调,激情掺杂着忧伤。但这次选的都是乐器少的JAZZ,喜欢那种淡淡的张力。全部都是冲音乐而不是录音或版本买的,连买碟都需要改变了,呵呵。

晚上拆开听的第一张CD是Z送的原声大碟BODYGUARD,现在听的是一张很棒的JAZZ CD。女钢琴家HAZE SCOTT的首张爵士录音,早先由DEBUT公司录制,1955年1月21日纽约HACKENSACK录音。这张CD是限量版(不知不觉又脱离音乐写录音了,抱歉) ,以前只在DEBUT(首演)公司12张一套的MINGUS录音里收录过两首。HAZE SCOTT的名字连GOOGLE里都没有,实在是太不被重视了。买这张CD的原因是因为总共只有三件乐器,钢琴已经介绍过了。而BASS和DRUM真是如雷贯耳。分别是CHARLES MINGUS和MAX ROACH,简直是当时最牛的组合了。两大高手会为一个默默无名的女钢琴家担任伴奏。按我去买碟前路上和朋友无意中说起的一个名字,简直是“张艾嘉”级人物,罗大佑、李宗盛等无不为其所用,(朋友还报了一长串的大哥名字,没有深究)

CD的名字叫《HAZE SCOTT: RELAXED PIANO MOODS》,三个人如老友般即兴问答,实在好听。在这个落寞的春夜,给我遐想和安慰。

1、金粉世家 12票

2、家有儿女 10票

2、神雕侠侣(古天乐版) 10票

2、鉴证实录 10

5、武林外传 9

6、奋斗 8

6、宫 8

8、倚天(苏) 7

9、金枝欲孽 (6+21)

10、新上海滩(6+18)

苔心菜甲桃花里–小记传播所硕博德清行 

何镇飚

(本文已转发“国学数典”论坛)

小时候夏天家里并没有什么菜,而盛夏时节一碗咸汤又是必不可少的,记忆中最鲜美的夏日清汤非 “菜蕻汤”莫属了,在清澈见底的汤水中,漂浮着枝叶相连的碧绿菜叶,一段一段。一直以为 菜蕻是一种特殊的蔬菜,在春天洗净,于春日暖阳下晒成干,称为“菜蕻干”。每年三四月份,每家每户撑起竹竿架、拉起晾衣绳,晒着大片大片的绿色菜蕻,也算 江南一景了。然后把菜蕻干切成一小段一小段放进塑料袋里于瓶中密封,到夏天拿出来泡汤。据说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风晒菜肴之一,河姆渡人早在几千年前就已 经采摘、制作并食用了。

菜蕻不只可以晒成干放汤,在春天吃新鲜的菜蕻也是美事一件,鲜嫩入口,略带甜味,清炒菜蕻是我春天最喜欢的菜肴之一。小学春游,看到一望无际的金黄油菜花不禁采上几朵,母亲见状就责备我,说:知道么,这就是你喜欢吃的菜蕻。

似乎鲜花总是应该和浪漫联系在一起,玫瑰之所以浪漫大抵是因为其除了浪漫,几乎百无一用。而油菜花就不同了,不仅可以榨油,而且还可以入药、入厨,似乎就与美丽和浪漫远离了许多。至少在我知道油菜花就是我爱吃的菜蕻的一部分,就登时对其美感大打折扣了。

不过人总是要成长的,对事物的感知和认知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

江南三月,莺飞草长,百花盛开,群芳争艳, 在三月的最后一天,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的一众传播学博士们(和两位美女硕士)在邵培仁和李岩两位博导的带领下,偷得浮生半日闲,在难得的春光里选择和自然 亲近,而最亲近的花居然就是司空见惯、稀松平常的油菜花。出发前做了点功课,一查才知道,油菜的英文名称叫rape (?!)油菜籽就叫 rape seed,学名叫芸苔,是十字花科Brassica),芸苔属。这个将引起女权主义反感的英文名称其实是来自拉丁文rāpa

和当年采摘红樱桃相似,这次也是三辆车一字排开,开车的都是男士,分别是戈蓝、Polo和花冠。出杭州虽然绕了点路,但上了高速不多久就来到了德清,然后到了雷甸镇,问了好几个当地居民才问到了我们准备前去的草头圩。还开在机耕路上的时候,我们就远远看到了大片的金黄色,非常壮观。下车之后,平日里苦读书斋的博士们就一头栽进一望无际的芸苔地里。

其实来看油菜花能显示我们这帮学生的心理和生理健康。大量的临床医学调查和统计资料表明,春天油菜花盛开的时节,是精神病患者六神无主、坐卧不安、病情复发率极高的时期,故我国民间素有菜花黄,痴子忙的说法。 而作为传播所的硕博选择油菜花还有因为传播学与油菜花的深远渊源。传播是什么,学问是什么?我想不附炎趋势、立足田野、考察民间、关心理论与社会生活的实践才是青年学者们应该具有的“油菜花品格”。同时,油菜花还是团队合作的佼佼者,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最有意思的是,传播所师生在油菜花地里摆出“千手观音”的造型,谋杀了不少数字菲林。而摆出各种POSE的帅哥美女们更是以油菜花地为背景,留下了许多春的记忆。

在油菜花地里摄影,被拍摄对象总是分外美丽,因为小小的芸苔花总是做着最好的陪衬。

根据有关资料记载,油菜花是最容易栽培的农作物之一,农民常于农田冬春休耕期间在田里洒上油菜籽,播种后约两个月便开出朵朵黄色的小花,等到第二年春天农民再将油菜耕入土中以增加土壤的养分。而开花后结的果实,是我国第一大食用植物油原料。油菜花和人类和谐共存了几千年,大概还将继续友好地互存下去。

不像自命清高的空谷幽兰,不如国色天香的牡丹,小小的黄花几乎是草根的代名词,芸苔总是大片大片地过着市井的生活。身价几乎比庶民还不如,也没有得到过应有的赞美。

不过历史上还是有为这种小花写下诗篇的名人雅士,虽然不多,但总算还是有的。例如本文的题目就来自朱彝尊(16291709)清代词人、学者。字锡鬯,号竹垞。是清朝“浙西词派”的创始人之一。康熙十三年(1674)年初,四十六岁的朱彝尊至北京访纳兰性德,两人初次相晤,后成为终身挚友。于是留居潞河,而到了该年冬天,竹垞岁暮思乡,一口气写了《鸳鸯湖棹歌》一百首。其中的一首就是我最喜欢的“西水驿前津鼓声,原田角角野鸡鸣。苔心菜甲桃花里,未到天明棹入城。”

鸳鸯湖在哪里呢?确切地说,就是浙江嘉兴南湖,南湖分为东、西两湖,形似鸳鸯交颈,古时湖中常有鸳鸯栖息,因此又名鸳鸯湖。朱彝尊是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而我们传播所到的德清就在杭嘉湖平原上,大概也只有这里的油菜花才能使人如此诗兴大发。

德清没有鸳鸯湖却有着历史更加悠久的下渚 湖,传说是四千五百年前,治水英雄防风氏立国于此,而防风也是中国最早的姓氏之一。今天的下渚湖是省内第五大内陆湖,和西溪一样出名的湿地。有意思的是, 在下渚湖边,我们居然找到了大片的黄色油菜花和粉红桃花交映的美景,使“苔心菜甲桃花里”真的成为了现实。

晚上我们传播所一行就在下渚湖边朵颐农家 菜,大伙一边在数码相机里欣赏油菜花,一边品尝农家野味,店主十五岁的小女儿认真仔细地给我们上菜,女孩子不能算漂亮却朴实大方、寡言少语、认认真真。看 着她不禁想到,这些农家的孩子正如绵延不绝的油菜花,再小的生命也有价值,再弱的盛开也是美丽。

“让她好好读书”。传播所所长邵培仁教授在离开农家菜馆时还频频嘱咐店主,同样朴实的老板实在摸不清我们这些人的身份,只是说“好,会让她念到初中毕业。”

“那怎么行!”同行的几位,特别是女生叫起来。“应该让她念大学,我看她挺聪明的。”传播学博导邵教授和李教授继续开导着店主。我看着站在墙角的小姑娘,穿一身蓝白相间、略显脏旧的校服,个子挺高,带几分略显紧张的神情,默默听着我们说话。

在没有路灯的漆黑夜色中,传播所的同仁们驱 车赶回学校,继续着在旁人看来枯燥的学业,但是,春天的美丽已经装进了心里,谁说不会“苔心菜甲桃花里,别样文章入梦来”呢?晚上突然想到还不知道油菜花 的花语,每种花都有其代表的特殊意义。回到网上搜索“油菜花”的花语,果然,和所有花朵一样,油菜花也有“花语”。

油菜花的花语是:


加油!

那就让我们和你——来看这篇小文的朋友,

一起加油吧,为理想、为自由、为传播学!

引自学生的博客:

开完会去忠忠那边弄了下论文算是此趟的任务全部完成了。跟金一、才晓、丫丫、蚊子、慧丽一帮人去东门渝水乡聚餐,吃着,聊着,话题离不开工作,大家总是把离别挂在嘴边,似乎提前吃上了挥泪饭,气氛有些幽幽的。金一还悄悄把单埋了,大四的人都特别客气,也许是因为很久没见了,也许是因为很快以后都不会见了。。。

        吃到一半,刚好碰到何镇飚老师吃完从里面出来。大家一看到他就拉着不放,要老师坐下聊几句。彪哥就是彪哥,一坐下就开始主持谈话,一圈问过来,从毕业论文到工作到感情生活,从人生到星座,印象中这是第一次和彪哥坐在一起这么聊天,在毕业前还能听到老师给大家的忠告和鼓励,真的很开心。期间老师还能报出我的名字、学号、博客内容,让在座的人都佩服不已,这使我想起了岩井俊二的《情书》,女藤井树回到以前的小学,碰到了当初的小学老师,老师当场就报出了藤井树的学号,让她惊喜不已。说实话从小学、初中、高中毕业到现在,有时候会碰到一些任课老师,经常是我认识他们但他们不认识我,我知道这很正常,因为名字很普通,人也很低调,不过有时候还是很希望能被老师记住的,不管是因为优秀还是调皮,起码会被人知道是存在的。

        扯远了。大家坐在一起像朋友一样聊聊天,无话不谈。也许后来的我们有一天会穿上名牌,坐在五星级饭店里高谈阔论,但是肯定还会怀念这样的一个午后,在学校东门口的一个简陋的小饭摊里,我们和老师像朋友一样,诉说着自己的困惑、未来的迷茫,还有许多许多的不舍,这是青春的精神财富吧~我希望自己永远永远不要在物质的现实中随波逐流,心底保持着最初的那份真,和对于信念的坚持。

 (以上内容引自学生博客,http://blog.66wz.com/user1/mstf/211852.html

不过那天的确是饭后遇到这桌孩子的,前一桌是我自己辅导论文的学生。我还真把在座的每一位的名字都叫出来了,包括楼上写博客的特别低调的这个孩子。那天我也有点伤感,毕竟不能把自己的平生武功都传给学生。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由于我说话太多,当天下午就发作了咽喉炎,疼痛难当。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说了太多的话,给毕业生多一点建议是最有价值的了。而看了这段文字,我几乎要羡慕我自己了。呵呵。

1、灌篮高手 (29票)

2、奋斗 (26票)

3、名侦探柯南 (25票)

4、武林外传 (21票)

5、越狱 (13票)

6、射雕 83 (12票)

7、My Girl  (10票)

8、宫 (10票)

9、家有儿女 (10票)

因为第10名八票的有多个剧目,所以该班只选出前9名,共93人,平均每人举手三次。 

4月11日,在紫金港参加了浙江大学第二期导师学校,很有收获。特别是杨卫校长的导师“十诫”如电影《十诫》般发人深省。

下午赶回学校,因为今天是和本科生论文面授的日子。

一早就给全分院的毕业生讲话,告知就业协议书对同学们的价值和意义,说到“干部身份”,“档案保管权限”等许多学生感觉陌生的词汇。

恢复美报天天读。

纽约时报在显著位置报道,美国对学生的贷款因为次级贷款的危机,也开始大幅度减少。能提供给大学生贷款的选择越来越少。

美国一名警察官员因为他的第二职业被起诉,而他的第二职业居然是抢银行,而且是系列案件。

美联社的报道:

世界金融领袖应对银行改革。

26岁的德州女孩赢得美国小姐桂冠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我的BLOG已经成为流水地了,真是惭愧。自己的心声越来越不敢在这里表达。流水记之。

3月27日,星期四,从宁波到杭州。

3月28日,星期五,面试研究生,并回甬。

3月30日,星期日,下午开车从宁波到杭州。晚上开车到机场,接老师,并返回杭州。

3月31日,星期一,开车从杭州到德清,晚上返回杭州。

4月1日,星期二,开车从杭州到宁波,下午上课,晚上分专业大会。

4月2日,星期三,一早开车到阿育王公墓,和父母一起扫墓。中午回宁波。晚上到宁波日报报业集团,面授研究生论文。

4月3日,星期四,上午开车到理工和新面试教师共进午餐,中午驱车到软件学院,晚上回宁波。当晚开车赶到理工,面授本科生论文,并把市区学生送回。

4月4日,星期五,带女儿到镇海招宝山看大海,下午返回。

4月6日,星期日,开车从宁波到杭州。

哇,之所以强调开车是因为几乎成天都在车上度过,一周都快一千公里了。总是在路上,总是在飞驰。

ng.jpg

哈佛大学有恶搞的传统和出版物,不过对国家地理杂志的恶搞还是第一次。除了这个经典的黄色的框框,一切都是恶搞的。不过我在课堂上说过,“恶搞就是创新”。

把两个地址链接给大家。

一是这个起源于哈佛的恶搞组织:Harvard Lampoon:

http://www.harvardlampoon.com

二是国家地理杂志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