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一天手机都拉家里。晚上接到01级学生WYH的电话,很高兴。是俺当班导师时候的01广告班长,真该让现在广告专业的孩子来看看当年的师兄师姐们是如何认真学习的。当年没少批评他们,现在发现他们还是我教过的最认真的一届呢。

想想孩子们在社会上打拼真不容易,作为他们的老师,不敢说是精神支柱,至少也是动力之一吧,岂不是应该更加努力才是,于是打消了看书听音乐的打算,埋头“攻克”残奥会课题最后的难关。

(昨天买了有源音箱,因为网络收音机断断续续,用电脑听,发现一样,太难受了。责问电信,说最近网络不好,真怀疑是不是带宽都给北京了,那里都WIMAX了,国际一流啊,GOOGLE想在洛杉矶架WIMAX都不够财力,奥运会一来,北京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可我们这里国际出口似乎更小了。电信的人听说我有听网络收音机的爱好,觉得我无比奢侈,说:把这个爱好改了吧,你的要求太高了。中国电信满足不了。哈哈)

和YH同学电话聊天期间提到她们班WX同学的空间,我去看了下,以下内容转自她的博客,一个01的毕业生在宁波工作,回到理工。

——————————————————————————————————————

本文链接:http://user.qzone.qq.com/306653931/blog/1206726456

故地重游(一)2008年03月29日分类:个人日记

 

回了趟理工,看门的是个愣头青,问我怎么没带学生卡,我说“找法传分院的何镇飚老师。”特爽,感觉这是我地盘,嘿嘿。其实心里在骂“想当年姐姐在这里开荒的时候,恐怕你还穿着开裆裤讨奶喝呢!”找飚哥当然是假的,飚哥那么忙,忙着赚钱,忙着开课,忙着上电视,估计把我们都忘了。只是我还记忆犹新大一开学的时候飚哥告戒我们“任何人特别是女生有丰富的感情经历并不是好事。”临毕业的时候飚哥又教育我们“踏进社会就要学鸵鸟把头埋在沙漠里,只是我们埋葬的是脆弱的自尊心,过几年再挖出来除了沾了点灰,其他的什么都没变。”多棒的至理名言,事实证明一切都应验了。也同时证明了飙哥的英明和远见。
因为是晚上回的学校,旗杆上光秃秃的。印象中方圆百里内只有我们学校大门口的旗杆上,鲜艳的国旗呼啦啦地飘。“我们”学校真好!尽管当时这里除了稻田,野草,没长树叶的枯树,苍蝇一样的蚊子和骑着破自行车吹口哨的民工以外,就只有我们是鲜活生机的,我仍旧真心实意地觉得“我们”学校真好,就象我们打心眼里看不起对门的万里一样。(个别男生除外,现在我承认那时万里的MM确实比我们PL)
特意去了南教学楼,撞玻璃的地方已经没有玻璃了,我很失落,觉得无的放失。那时候毕竟没见过世面,兴冲冲地跑去见某人,可某人在教室里笃定定地看报纸的时候,我已经在外面挂了彩。哗啦啦,撒了热血,没抛头颅。记不清是拉着小三的手叫希伟,还是拉着希伟的手叫小三,反正说话的声音都变调了,心里打鼓。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害怕毁容,害怕失血过多,害怕断了手指却连恋爱也没谈,更不要说拉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的手去压操场了。 由此记忆深刻的还有破伤风针所带来的无比痛楚。
南教学楼一楼的角落里,黄布拉吉的壁挂式电话也没有了,连带消失的是旁边墙壁上那些思念谁谁的甜言蜜语,或者是暗恋者的表白,或者是那些个对于某人很重要的号码,或者也有怨恨的话,在电话里吵不过,就狠心刻在墙壁上,当然也有甜蜜的情绪,一根箭串起两颗心,虽然很俗套,可谁都愿意画。现在取而代之的是花里胡哨的海报,看得我眼晕,大大小小的晚会节目,社团活动,营造出貌似丰富多采的大学生活。我们与之相比是天壤之别了。想当年,我们这里就是尼姑庵,和尚庙。对于女生而言最重要的课外活动就是趁有心情的时候,洗衣服,晒被子。至于男生的课外活动是什么,那只有关上门,他们自己知道。除此之外,谈个恋爱就已经是身心愉悦的高级别娱乐了。刚上大学的那会,我们是没有没有电脑的。等有电脑的时候,在寝室里放的第一首歌叫“勇气”。
印象深刻的还有学校大门旁边的农业银行ATM机,收发室以及我们班的小信箱。那时候去ATM机取钱是很让人兴奋的,兴奋的不是有钱,而是有钱可取。但终究无论是月初还是月末,四年中那张卡里的数值从未超过4位。(现在卡不只一张,数值从未少于4位,尽管也享受过刷卡透支的刺激快感,但那时在ATM前象小孩子吃到糖般雀跃的心情却再也没有体会过了。)每次取一百,不多不少。最喜欢把整钱兑开,换成小票厚厚的一打,钱包鼓鼓的,揣在怀里塌实,看着心暖,自我安慰似乎这样也特别经用。那时候吃KFC还要相互谦让,一个鸡翅膀两个人分着吃,换作现在,请吃人KFC是要被鄙视的。(未完待续)

好不容易凌晨看欧洲杯,德国队对土耳其队,不想频繁地卫星信号中断。但这可真是伟大的比赛,小时候看荷兰夺冠那届欧洲杯的电影,题目叫《这才是足球》,这个题目用在欧洲杯太合适了。

XL在俺的博客一举成名,俺收到若干短信。不过既然石头认识CHERRY,找他可比我容易多了。

要知道,俺在论文指导期间都找不到X同志,都想通过CHERRY找他,后来还是忍住了。

期待俄罗斯队对西班牙。

————————————————————————–

以下内容转自cherry的BLOG

http://cherryisland.blogbus.com/logs/22878228.html#cmt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上个月去杭州淘碟时一个中年老板贴满“精神标签”的墙)

 

     男友毕业论文写了关于打口碟传播研究,昨天去陪他结束了答辩,刚得知分数还不错,也替他松了口气。这个选题本是不适合写论文的,但是最后在他和指导老师B哥的坚持下还是把它做好了。昨天看了他的论文,自己也被感动了。个人觉得是他们两人共同对打口碟和音乐的情节,才有了这篇论文的诞生。

        答辩时,老师给他提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让他解释下什么是“打口精神”,当时他的回答是说是年轻一代对于国内音像市场的不满所爆发的一种反叛精神,我还想加上一句,是每个人对于自己青春的信仰。


goodyear在留言里提到了莫扎特的安魂曲。其实上个星期天,我就买了一套20张CD的莫扎特选集,我的朋友和我一起去买的,结果让给我了。大概是宁波最后一套了。安魂曲太厉害,轻易不敢听。

这套CD的封面特别棒。只在亚马逊找到一张进行曲和舞曲的CD封面,感觉一下。整套都是类似的风格。

上周的购碟买了很多JAZZ,现在JAZZ越来越贵了。遇到自己的学生XL,他是宁波著名的CD商人。我只听说过,作为他的毕业论文指导教师,他自己选题一定要写打口CD,花了我不少心思。这孩子的首稿是3000字的散文,乐评,倒是激情洋溢,但根本不是学术论文。正如答辩小组老师所言,这种选题写篇乐评还可以,作毕业论文太难了。终于在反复指导下,(补充一点,XL同学态度超好,只要不换主题,怎么都行。)他的毕业论文《国内音像市场打口产品的传播研究》,顺利通过了毕业论文答辩。我内心蛮喜欢这个孩子的,多少年都没遇到那么执着的学生了,有自己喜欢的毕业论文的选题,并且如此孜孜不倦,还是令老师感动的。他对成绩不在乎,这不,居然又在CD市场里看到了。我们是第一次遇见,他已经毕业了,不好算我的学生了。但他高度的专业水平,令和我同去的宁波几位著名碟友都叹为观止,问了他的手机号,说以后有问题不问你老师,直接问你了。我也发现,他对摇滚、爵士、电影原声、新音乐都有比较深厚的造诣。可惜这些都不是课堂上学的,对有这样的学生还是有那么一丝丝骄傲的。呵呵

音乐是拯救我们的良药,正如Amadeus是上帝的宠儿。

被女儿踢了差不多一晚上。一早陪她去上学,发现她在教室里无法专心听老师讲课。想想两个月后就要上小学,真令人担心。随后到宁波电视台录一期节目,关于高考的回忆,制片人是好友的太太,而且也算世交。下周播出。

下午一个效实的孩子来办公室聊天。突然就接到蛮开心的电话。申请了一本教材的作者,不知道能不能通过。

晚上看CCTV的少儿频道,少年莫扎特,不过有些音乐是成年的莫扎特写的,但估计不会有人介意。

上周买了20张一套的MOZART cd, 新拆了一张,是40和41朱庇特。

2007的阅读

 

何镇飚

 

2007于我是很不平凡的一年,一直没有对自己在2007的阅读作一个回顾和总结。转眼2008的阅读也要开始写系列了。先把去年的写了,阅读和人生一样,是不能有空白的。

 

 

10、权力的眼睛,福柯,上海人民出版社

阅读福柯是我博士阶段最重要的事件,我96年在盛宴书店期间就购买了几乎所有当时国内福柯的著作,可是在阅读过程中我却是越读越害怕,似乎人间的悲苦和不幸甚至丑恶都被福柯抽丝剥茧般展现出来,令人不寒而栗。一直没有想过福柯和传播学有什么关联。直到上了LY老师的课,这本书是教科书,突然似乎理解了福柯想表达的是什么,以及他为什么这么表达。刚好室友也是福柯爱好者,从他们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停止对福柯的阅读。很高兴自己在十几年前没有读懂福柯,那也比误读好许多。

 

 

9、表征,霍尔,徐亮译,商务印书馆

2007年和徐亮老师的几次吃饭是获益匪浅的,第一次请教的是福柯,第二次请教的是霍尔,第三次就是康德,第四次是柏拉图。他是《表征》的译者,而表征又是我们的授课教材,主讲的是他的太太、浙江大学传播所的博士生导师李岩教授。阅读表征不是一次轻松的旅行,但好在我有优秀的旅伴,所有上课的学生都对福柯——霍尔心怀虔诚。虽然我不敢说我就读懂了表征,但至少我对伯明翰学派的理解又进了一层。08年初,我终于从徐老师那里找到了《表征》的英文原版,新一轮的阅读还将继续。

 

 

8、大众传播与美利坚帝国,席勒,刘晓红译,上海世界出版集团

作为政治传播学和传播学批判学派的经典著作,中国的读者阅读这本书是略晚了些,这套世纪前沿丛书我很喜欢,也买了不少。而完整翻译席勒的著作似乎还是第一次。本书对19651967的美国大众传媒做了深入研究与剖析,其中最引起我兴趣的是FCC错误地将教育频道放在甚高频,从而忽略了其经济发展的可能,使设备商难以跟进和兼容。问题在于,空中电波的频道资源是个公共资源,而加以开发利用却私人化了。这点很有意思。这本书看到一次买一次,送人、珍藏都实现了。

 

7、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评论。陈向明等主编,重庆大学出版社

2007夏天,我订购了“万卷方法”丛书,是关于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系列丛书,从当当订购。这本书是丛书中比较特别的一本,可以算是一本论文集。是为数不多的中国人自己的专著。每篇都是对一种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剖析与研究,很多都结合了个案。全书不能说多么振聋发聩,有些文章还算是良莠不齐,但作为思考社会科学特别是社会学学术研究方法的著作,还是有比较高的参考价值。

 

6、社会研究方法——定性和定量的取向,纽曼著,郝大海译,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7秋天的回忆是从去复旦听潘忠党老师的课开始的,一次遇到上海70年来最强台风,另一次也是瓢泼大雨,鞋子湿透,在地铁买袜子。总也赶不上和谐号,只能坐去福州的列车回杭州。但潘老师课上的精彩却是一切辛苦所值得的。后来因为伺候埃克哈德,耽误了潘老师的课,也是有失有得。这本书非常精彩,本人以为比巴比的《社会研究方法》要好许多,文字浅显,说理深刻,我两本都看过,对这本可谓爱不释手。也推荐给许多同仁,一片好评。

 

5Festival and Special Event Management, Johnny Allen, Wiley

这本书是07年暑假看的,学生帮我从香港带来,当时因为有朋友承接了节庆的课题,帮别人买的,不想自己却成为了受益人。这本书我在台湾见过中文版,不过发现英文版也很棒,比中文版新了一个版次,有了一些新的内容。当下,似乎每个城市都在如火如荼地搞节庆,可相关的书籍却很少,如果有时间倒应该编套教材之类,免得太杂的书出来误人子弟。

 

4、政治科学新手册,(上下),罗伯特古丁等主编,三联书店

这本书对我最大的震撼是,发现自己崇拜的拉斯韦尔其实更应该被称为是政治科学家,而不是传播学者。所谓的5W模式,更象他的无心插柳之作,而他对政治学的贡献更加巨大。正如西方传播学者所说,拉斯韦尔等是来了又走,只有施拉姆留了下来。拉斯韦尔从哪里来,他走了又去了哪里,这本书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回答。本书对拉扎斯菲尔德的来去也同样交待清楚,只不过都没有从传播学的角度来介绍和考量,是作为读者的我自己思考的。在传播学的学习和研究中,经常遇到和政治学的跨学科碰撞,这本书回答了我在那些碰撞中的大部分问题。

 

3Managing Media Convergence, Killebrew, Blackwell

07年的研究重点是媒介融合。整个07年自己最大的毛病是看书多,写文章少,看得不亦乐乎,却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和前几年很大不同,从国外买了好几本媒介融合的书,这本不算新,却是比较完善的一本。关注的是新闻的融合,很有意思。给自己一个任务就是多写读书笔记,阅读的放纵也是蛮需要约制的。

 

 

2Terrorism, War, and the Press, Nancy Palmer, Harvard University

2007自己的研究兴趣在于媒介安全,如何发挥媒介的社会安全功能,是我思考的核心问题。这个问题折磨了我整年,也继续折磨着我。这本书也是亚马逊买的,同期买了好几本,最喜欢这本。作者本周(086月)还邀请我参加一次在美国举行的研讨会,可惜本人一直慵懒,居然连回信都耽误了,实在抱歉。类似的书都是文摘类的,更多的是关注反恐或战争本身,对媒介的功效等等反思很少。这本书类似论文集(估计今年的研讨会也是要出个集子的),各种观点都比较丰富,可贵在于始终围绕媒介的视角,特别是新闻报道。算是同类作品中优秀之作。

 

1、  Fans, Bloggers, and Gamers, Henry Jenkins, NYU

看见Henry Jenkins的名字,手就忍不住要去点“One-Click-Buy”,第一次读他的著作当然是那本以IPOD为封面的“Convergence Culture”。读了很受启发,也很喜欢。不过这类网络传播的文章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点浅,大概自己太早上网而且沉迷其中,反而觉得理论很滞后吧。这本新作比较“水”,里面有他的采访啊,录音啊,等等。大概人成名了出书就开始水了。不过我还是把这本书排在我07年阅读的第一位,詹金斯是又一个被称为“数字时代麦克卢汉的”,我心目中这个荣誉属于莱文森。这本书大概影响了很多人,譬如TIME的那个年度人物YOU, 就和这本书不无关系。一次读三联生活周刊,居然就有这本书的封面,不禁有知音之感。

 

http://xroads.virginia.edu/~Hyper/Lippman/contents.html

弗吉尼亚大学图书馆提供的,李普曼《公众舆论》又译《舆论学》

http://cultofjim.com/scripture/understanding_media/#chapter2

麦克卢汉《理解媒介》,联合国提供

每个人在互联网上总有些心头好,会在关电脑前去某个网站,如问候某个从未谋面的老友。http://www.gseeker.com就是这样一个博客,博主叫“幻灭”,原来是叫“幻灭的麦克风”的。一直关注这个网站是因为这是个比较权威的关于GOOGLE的中文网站。

但今天读到了幻灭的最后一篇博文,他竟然因为种种原因关闭了这个博客。不仅非常遗憾。这个网站是我05年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偶然拜访的,现在也快三年了。不知不觉。

才知道幻灭居然不到30岁,真是后生可畏。

专注做一个领域的博客,会很成功,但也许很快就会失去激情。

真是一个告别的年代。

被学生论文弄到抓狂,看来着急的永远不会是皇上。不知道为什么时下知识分子们都津津乐道莎朗到底说了什么。我个人感觉,说什么并不重要,对于她所说的,我们所持的态度才是重要的。也许可以来次认真的话语分析。

电脑中毒,而声卡又装不上,居然忙了一整天,看来现在新技术的出现使问题只会越来越复杂。

欧洲杯终于开始了,不过和大多数中国球迷或者伪球迷一样,先看的是中国队卡塔尔。赛前那客场一分被记者写得好像已经赢得比赛一样。比赛途中不恰当地给父亲打了电话,他正在电视前生气,差点引火烧身。

把书房整理一新,听了N多唱片,不知不觉好久没有好好听音乐了,一张DG公司的吉他版beatles,以前也听过,没什么感觉,不想最近听来超级感动,最喜欢的几首居然是武满彻编曲的。上次听到武满彻还是和徐亮老师在一起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提到了武满彻,大家宛如遇到知音。回忆中总是有些闪光的点点,如暗夜里的星光。

欧洲杯是我最喜欢的赛事。大概和NFL有一拼。一直看完了葡萄牙对土耳其的比赛,天都快亮了。期间看到宁波数字电视的广告说欧杯期间免费收看高清数字欧洲杯,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原来还需要购买价格不菲的高清机顶盒,于是作罢。但激情四射的欧洲杯才让我觉得对卡塔尔的比赛宛如秋香旁的丫鬟。

娃哈哈新出了牛奶咖啡饮料,最喜欢的当然是焦糖玛琪朵,边看书写作,边听着很少人喜欢的音乐,也许人生就是如此的充满遗憾和幻想吧。

当哀悼日的媒体只有一种信息的时候,很多朋友问我“这一切会如何结束?”
这篇博文的题目是借用了新一期三联的最后一篇文章的题目。在特殊时期,媒体的表现是值得称道的。但生活必须要继续。在911以后,每个纽约人都沉浸在痛苦之中,是当时的纽约市长朱利安第一个出来给大家欢笑,上了星期六现场节目。他后来就被称为“第一个讲笑话的人”。
我们需要有人出来讲笑话。
很高兴看到灾区有人开始打麻将了。我并不太喜欢打麻将,但我真想和他们来一圈。

为什么不用微笑来面对生活呢?即使笑不出来。
面对灾难我们不只需要英雄和泪水,也需要小丑和欢笑。

HI,给我们讲个笑话吧!

抄一副对联:

灾区人民无房可住在余震中等待吃喝

成都人民有房不住在吃喝中等待余震

以下内容转贴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3a7e201009nkv.html
512地震笑话
—————————————–

无按:经历了这么多天的悲伤与沉重,最近几天又余震不断,弄得大家都紧张兮兮的我也响应ZF的号召,给大家来点心理救灾,说点轻松的。四川人历来不缺乏幽默感,比如八十年代以后,各城市开始花钱请些没品味的蹩脚石匠——很多所谓的雕塑家,做些城市雕塑,就连边远小县,也未能幸免此种视觉灾难。有一次到绵竹出差,听当地的朋友讲到四大班子顶个球”的笑话,一如早年成都水碾河旁的城雕,为一个工人抱个球,被市民谑为工人阶级等于零”一样,令人绝倒。
所谓四大班子顶个球”是绵竹一个城雕的谑称,系在回澜大桥所立之四根钢架上面顶着一个球。雕塑原题名为“天府明珠”绵竹乃全省经济十强之亚,立此城雕者,当然是当地主政者,其寓意不言自明。哪知在老百姓的嘴中却变成了四大班子顶个球”,亦即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当屁用,不值什么钱,做了太多的表面花活。“顶个球”这样的俗语,既写实、诙谐幽默,又辛辣深刻,大抵只有四川人才会理解其中的奥妙。

   即使在如此惨烈的“5.12”大地震中,我们同样能感觉到这种无处不在的幽默。

 

   1、12号那天,我一个阿姨正在打麻将,突然发现桌子在晃,马上喊:“不打了,快点跑,桌子在晃!”结果另外一个阿姨说:“不要慌,再打一盘! ”
   2、地震来的时候,我们楼下还有抱29寸纯平彩电跑的,估计累惨了。

   3、四个婆婆在打麻将。突然发现桌子在摇。婆婆们二话不说,分头各自去找了些硬纸板,垫在桌子下面。然后坐下来继续打! = =! 估计是重庆市最强悍的几个老太婆了。

   4、有个医生正准备给一个躺在床上的中年男病人打针,突然地震了,医生说,“哎呀,好大的人了嘛,打个针都怕,晃啥子嘛!”
【注释】好大,多大。

   5、12号那天我正在售房部,发现电脑在抖,“格老子的,压路机又过来了,你切喊他开点!”“不理嗦?!!”出切一看,好多人,才晓得地震了。
【注释】
嗦:语气助词,相当于“吗”。网络语文中有一个更为精确的对应词:的说。切,去。

   6、听说,12号那天川大一个班上正在上课,地震了,学生开始往外面跑。老教授喊:“莫慌!坐下来,我点名,点一个出去一个!”~~~汗~~

   7、我当时在打电话,很镇静的告诉电话那头的朋友:“地震了”,朋友很镇静的告诉我:“那就挂了嘛!”

   8、楼底下躲震,听见一个老太婆骂她老伴“老年痴呆,地震起来你还去抽啥子空调嘛?瓜西西的,人家都在跑,你喊我把冰箱给你抽到?”原来地震那天,他老婆起身就跑,他把空调抽到,还喊他老婆:表跑,把冰箱抽到,要倒了。。。
【注释】
抽,应该读Cou,扶着,举起,支撑的意思;
瓜西西,也说瓜戳戳,傻兮兮之意。瓜,愚蠢,笨。

   9、一个朋友说地震时他家狗还在睡,于是第二天把他家狗暴打一顿。。。!

   10、今天听到同事摆,某大学的日语外教之彪悍。日本不是经常地震把他都震成习惯了。5.12地震一开始,他很镇静地喊学生躲到桌子底下,隔哈儿抖完了, 学生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他继续讲课。然后全校的老师学生都到操场集合了,校领导一清人:拐了!日语班的喃?赶快派人上切找,找到教室头的时候,他们班还在 继续上日语。。。
【注释】
摆,摆龙门阵的缩略语,就是聊天,侃大山。
之彪悍,固定用法,之+adj,是“之有那么adj”的缩略。之彪悍=竟然彪悍到了那种程度。
哈儿:一会儿,完全和网络语文中的“一哈”对等,估计就是四川网友在QQ上发明出来的。
拐了:坏了,不好了。
头:表方位,意为“里面”。如屋头,相当于吴语中的“屋里厢”,房子里,家里。

   11、北川一老大爷,被俄罗斯救援队从废墟中解救出来,一看,周围全是金发碧眼的老外,大爷就说了:“狗日的地震硬是凶喃,一哈把老子震到外国来了!”

   12、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地震,512那天我正好要去缴电话费,刚刚走到天府广场电信营业厅门口,就看到一群人往外冲,心想:遭了,有人抢劫!

   13、同事的朋友正在蹲大号,地震了,她朋友想:杂个近来身体这么瞥哦,蹲到脚都在打闪闪~~~~
【注释】
大号:解大手。
杂个:一做“咋个”,怎么的意思。
瞥:一做“撇”,四声,意思是糟糕,不好。网络语文中的“人品问题”,就是人品很撇。
打闪闪:不稳,相当于“腿发飘”。

   14、我们单位一个老工程师,地震来时从13楼跑到了11楼,突然冒出了一句“遭了,电脑还没关!”于是返回13楼把电脑关了才跑下来!后来这一事迹得到公司老总的表扬,敬佩哦!
【注释】遭:一做“肇”,相当于“拐了”,不好了,糟糕了。

   15、说我朋友他老爸家在6楼。地震那天,老爷子正好在窗户边,震的时候他家对面的水塔甩的啊,跟个呼啦圈一样。老爷子欣赏了一会,喊一了句:“老婆子,快~快来看,这水塔甩圆咯….”而这个时候阿姨早就腿软的不行咯。
【注释】咯,了,网上四川湖南人很喜欢用。

   16、5.12地震时,正在试朋友才买的车子,刚刚打开空调车子就开始晃动了。我朋友说:妈哟!这车子质量太差了,开个空调整个车子都在动,等会就去找厂家退货。刚说完就看见旁边一大群人跑出来喊地震了,这才晓得原来是地震。

   17、一个非洲黑娃儿到成都旅游,入住一家宾馆,这时地震发生使宾馆着火,黑娃儿以最快的速度冲到空旷的平地。这时救火的消防队员很惊讶地说道:“日他仙人板板,没见过被烧焦了还跑得这么快的”。。
【注释】日他仙人板板:感叹词,日他先人。

  

   18、有个朋友说12号地震时骑车在天府广场人民南路上。他看到毛主席在给他招手。当时吓的差点背过气晕倒。。。停下来才知道地震了。

   19、那天看CDTV5报道的都江堰地震过后几天多家商店、超市开始恢复营业,记者正在采访商店老板的时候,就来了一个50多岁的大爷要买游泳裤,结果缺 货没得,老板娘就给他说:“你拿小一号的嘛。”记者就问那个大爷:“你现在住在哪儿?”大爷说的在救灾棚里头。记者又问:“你买游泳裤爪子喃?”结果那个 大爷看了一眼记者,认真的说道:“买来游泳三。”结果记者一下就愣到了。
【注释】爪子,做啥子的连读,省略了啥的S,准确的发音是:做啊子。

   20、还是那天CDTV5采访二王庙景区工作人员12号当天的情况,他们那个工作人员给记者说:哦哟,那天好凶哦,我冲进秦堰楼救游客的时侯,那个楼哦就 一直在抖抖抖抖抖抖,那个瓦哦就在刷刷刷刷刷刷的,关键是边说还一边做动作,说抖的时候两只手就从左到右的抖动,说刷的时候,一只手从上到下的动,当时就 把我笑惨了。

   21、这个是听说的:12号地震当时,有个人把车停在路上等红灯,他就把车窗打开喊旁边的车上的人帮他看一下,车子哪儿有毛病,杂个一直抖喃,旁边的给他说:“是地震得嘛,你不晓得哦。”

   22、我一大学同学他们办公室的人,那天发生地震的时候,他们办公室一人原来经历过地震的,有躲震的经验,当时就他就站起来很积极的跟他们办公室的人说: “来来来,快快快,躲墙角里最安全,躲墙角,躲墙角”,然后他们办公室的所有人,甩了一句,:“躲锤子哦,,跑~~~”然后一溜烟的全部冲出去了。。。
【注释】
甩:轻蔑地回答

   23、昨天那个大余震的时候我妈在打牌,他们4个很默契的把牌扣倒再跑,地震一完,马上回去继续打。。。

   24、昨天余震的时候,我刚从外面回家,很热,就拿了只冰激凌,结果,开始摇了。两手连忙抓东西往外跑,结果到了楼下,发现别人在笑我。原来,冰激凌一直咬在嘴上,一直在滴。。。。。

   25、成都的,一男的,地震过后第三天,跑去把头发剪成寸头。我问他怎么想起剪头发,他很淡定的跟我说:“头发剪短点嘛,余震的时候跑起来没有阻力嘛。。。”

   26、有天晚上出去躲余震的时候,遇到雷雨了。这时听到旁边一个小伙子巨经典的一句话:“老天爷想得周到哦,杀完人了还不忘清洗案发现场。。。”

   27、有个成都女孩和朋友一路出去,走到烧烤摊前说:“先吃点烧烤,不然遭埋起了咋撑100多个小时哇。。。。。”

   28、上几天有个晚上成都先地震又狂风再暴雨的,超恐怖,凌晨了还满街都是人,我旁边一个男的在打电话给他朋友,说“妈的,还整个地震套餐哦。”

   29、一哥们当时在开车,靠边检查轮胎后,发现整条道路的司机都在检查轮胎。

   30、某哥们单位女同事在完全平静下来时已经在马路中间了,她同事确定她当时是跳过了一米多高的前台和好几十公分宽的绿化带。

   31、12号那天,一位电信的员工从家里也是27楼往下跑,跑了一半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了下来,后面跑下来一家人,那个男的说跑不动了(可能是胖了),他老婆说快跑哟,不然我们娃儿要成孤儿了,结果是这位电信的员工也是动力倍增,一鼓作气到了底楼。

  

   32、12号那天我们小区门口站了个很无赖的男人,他上身穿件T恤,下身穿条平角内裤,打个光脚板,手里拿了样东西,起初我以为是手机,结果走近一看是遥控板。。。估计没拿钥匙。

   33、一朋友母亲正在打麻将,地震来时,很稳重的把牌一推,来了句:“对不起,地震来了,我不打了”,然后才开跑。。。

   34、朋友(女)在楼道里煲电话,前面是一个栏杆。突然,她看见栏杆在摇。然后四下看去,不远处一个男的也在栏杆旁打电话。朋友黑气愤地对着电话里的朋友抱怨:“那个男的才没得公德心喔。一直在摇栏杆!”
【注释】黑,很。

救助需要一点人性,重建不要搞成钻石拍卖会

2008-05-27 00:05:46

标签:地震 希望小学 北川 抗震救灾 汶川

震一来,把一切东西都震出来了。不仅岩石,一切的。

我知道有一个记者在救护车上急切地问血肉模糊的伤员:“你疼不疼,哪儿疼,有多疼”,这样的新闻培训体制就可以培养出这样子的记者,和平时期可以问刘翔“夺冠后你是不是很高兴”,灾难时可以问伤员“哪儿疼有多疼”。

我还知道一个以知性和人性著称的明星主持人,抹着口红戴着漂亮耳钉穿着时装发着靓妆跑到很安全的成都一广场,搔首弄姿高呼了“不要怕,明天会更好”,抱着俩孤儿录了一会儿可以昭告天下的相,就一骑绝尘了。

那天我真有冲动把她绑架到红白镇灾区泥石流脚下去站三分钟,让她后悔跑这儿来做秀。

那天被迫去了一档节目,之所以说被迫是因为虽然这次我婉拒了很多电视台,但编导说让我介绍一下刘汉希望小学的情况以推动灾后重建,托不开情面就去了。但主 持人一开场就声情并茂地问一个刚刚失去母亲的孩子:“失去妈妈你难过吗,难过吗,以后就只有你和爸爸在一起了,你回忆一下地震当时是怎么回事”……我观察 了孩子的表情,一点不比再遇到地震更轻松。

我要是早点知道这个从名字上看很“胡谈”的节目,其实内容上也很“胡谈”,就肯定不来了,我说请不要把你们自以为是的安慰强加孩子身上,这很不公平,他们 现在更需要回避当时的灾难,好么。我知道在播出时这段话肯定要被删掉,无所谓,因为那种情况下总共我也没说几句话,中途就主动离开了现场。

真正的灾难永远和你想像中不一样。身不在灾区也关心灾区,这是国家的进步,但请不要居高临下,不要做秀也不要假煽情,不要以为你必须流几滴眼泪就实现了人格升华,其实那时你没有人格升华,却人品蒸发

大家都在问央视那台赈灾晚会上,女明星们为什么要化那样的靓妆,我理解,她们好容易不靠绯闻而是靠慈善秀逮住上央视的机会了,但直播审查一向严得不行的央视为什么不控制一下化妆间?这算不算播出失误。除了倪萍,因为她是真正的母亲。

“灾难”不是院线里的“灾难片”,灾难是一桩很现实的事,就是忽然蚂蚁一样死了很多人,忽然草一样倒了很多房子,农民十几年才挣了这点家产,一下子就没 了,农民在换算着这相当损失了几十头猪几亩产油菜几千斤木耳的产量时,却被精英旁观者当成表达道德的道具。这就比地震还可怕。

前天去了红白镇,受健翔、黄燕和他们的公司之托运了十二箱新生儿老人急需的奶粉,我和老陈买了二十袋大米,这是重灾区真正要的东西,很多天以来的情况是, 沿高速路、大件路两旁的县镇物资充足,但越往山里走就越匮乏,因为有关部门顾不上,大部份志愿者能力有限,道德家没这个胆儿,他们的越野车是拿来泡妞观光 用的。

我曾经写出刘汉希望小学的真相,如果有人还要了解更多的,我会说灾民们有比悲伤还要悲伤的东西。

我们站在山丫子处送米时,穿着花花绿绿城里救助衣服的农民兄弟们风一般跑过来了,几乎是在抢,但他们脸上没有太多让电视记者喜欢的悲伤,他们笑着说“二 娃,快快,再拿几袋”,他们白天没事就坐在倒塌的房边摆龙门阵,开玩笑说地震那天哪个连裤子都没穿就跑出来了,他们也会抽着叶子烟对对干涸的河道发呆,当 我告诉这是北京朋友送的时候,他们也会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谢谢白京的”,这是真实的灾情。他们没有错,在真正巨大的灾难中,普通人民必须用麻木来战胜伤 痛,用川人的幽默来恢复,这几乎是他们最后可以依赖的武器了。

对不起,这让致力于讴歌英雄谱的主流电视媒体失望了,让准备拍主流电影或电视剧然后狂揽金鹰百花金鸡大奖的导演编剧们失望了。

但他们真的很饿,很缺大米、菜油、帐蓬。如果你敢往深山里走80公里,很容易发现。

地震让我们更团结,更有凝聚力,中央政府更有号召力,中国人是好样的。但这几天有的主流电视媒体有点“英雄谱”了,从英雄到英雄,从胜利走向胜利,仿佛这 场死了那么多万人的不幸到他们手上却成了幸运,恨不得跳丰收舞,我觉得这不符合人类逻辑,把不幸整成幸福,原来一直是我们的才能。

我认为温家宝先生很好,他很实在,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比很多年轻人爬的山还高还多,胡总书记也很好,当地老百姓告诉我很多他亲自到重灾的莹华布置最务实工作的故事,他们是很好的共和国公民,伟大而人性,谢谢。

但中国的有些事情就像四川的泔水油火锅,上面一层很清亮,下面一层也很实在,最混浊的就是中间。中央很累很智慧,群众很苦很受罪,但中间某些人士呢,我不能说得太多,情况你们都知道。我相信,再过几个月就是秋天了。

我看到过一幢矗立在一大片倒塌了的房子中的建筑,是公安局,这不奇怪,因为它是去年新修的,但是请去年修的教学楼也不要倒,好么?

我还知道刘汉希望小学其实只是按国家建筑标准来修建的,这所学校其实没有超标,更没有使用钛合金,但它没有倒,这意味着什么,有点智商的人都明白。

我还听说几个山东的农民兄弟在灾后第一天开着农用三轮车跑到灾区,帮忙搭了很多帐蓬运了好多伤员,但一路上受尽道路关卡的冷嘲热讽,农民就不能来救灾吗, 机动三轮车就不代表善心吗,他们出发时只带了一千块钱,现在钱快没了,回家的路比来时更艰难,请道路关卡不要收取费用,好么。

前天去红白镇碰到一个可能姓“金”的哥们给我们带路,他新买的陆虎只开了六千公里还没过磨合期,地震当天就跑到深山里去救援了,拉了很多伤员,我叫他“地 委书记”,因为这哥们对大山里每一条小路都熟悉得和指纹一样,比地委书记还熟,他在山里已呆了十四天了,还不想回成都。他没有接受过任何一名记者采访,但 他告诉我一个心酸的事:那天我开着车要求当志愿者,他们上下打量了一下,第一句话就是:喂,汽油费你自己出哈。金哥们说,我连新车都舍出来了,还舍不得那 点汽油吗。我在想,救灾的那些免费汽油呢。

当然我不想号召所有开着陆虎奔驰的人都把新车在山里折腾,这不现实,真正想说的是:我害怕赈灾是某些少数人士一时的热情,或灾区观光秀,不是吗,现在真有 人开车来到已很安全的灾区,站在废墟前狂拍一通表示自己也曾英勇过,这叫“灾区一日游”。那天一家报社迫切地想向我要一些第一天站在北川废墟前英勇无畏的 照片,清晰点的,最好旁边还有死者,我说我只有老段的太太用手机拍的一些镜头你们要不要,他们就有点失望。

我很想请他们去找那家无耻的旅游新报,他们有全套穿比基尼站在废墟前的美女照。凡在第一天去救援的时候还想着带高清数码相机的人,一定很可疑,是那个常常 以歌颂伟大胜利为己任关键时刻却躲在宾馆里假装连线灾区的国家级电视台记者的干活,好有创意,才第一天,就“救援工作接近尾声”了,真是人定胜天哪。我知 道那家国家大台的一些领导常常讥讽小报记者,可大台记者这次却一点常识都没有,非常黑色幽默。

中央和人民都很英勇,但救灾是长期的,不要把救灾当成暂时的热情,所以长期机制甚至比救灾本身更重要,我们经历过非典,那时人们痛心疾首不吃果子狸不随地 吐痰,非典过去后不到一个月全出门“报复性消费”去了,野味馆开得更多,奥运前电视台最重要一项宣传工作居然是要不要重罚随地大小便和吐痰。

很容易产生热情,很容易遗忘,就像扔了一张卸妆的手纸。仿佛我们是需要地震而不是憎恨地震。这实在太反逻辑了。

在灾区,其实我每天都很郁闷,说不清是悲凉是愤懑还是恐惧,那是一种复杂的无助感,以前从未经历过。绝大部份人是好的,但我吃惊地发现前去救灾的某些人在 灾区有一种满足感,很兴奋,据说这是因为“被人需要是一种幸福”,其实他的这种感觉可以从舞台上获得,可以从吃象拔蚌获得,从人气排行榜上获得,但与救灾 无关,站在灾区外围的他们只是找了一个完全可以控制危险而且很时髦的舞台而已。

花几天时间送点大米衣服矿泉水很容易,比送东西更重要的是建立一套长期的赈灾机制——和地震不一样的是,地震越往后会越轻微,灾民的痛苦可能越往后越重, 你要是真去过现场就会知道:地震当时的他们被灾难惊呆了,脑子一片空白,甚至没有太多表情,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其乐融融的表情并不具备太多普遍性,其 实灾民们表情很麻木,这才符合人性逻辑;但以后的日子,他们会慢慢反应过来,会发现很疼,就像纱布从血痂上撕开一样,或者就像四川人常说的“摔倒了不痛, 爬起来痛”。灾后重建的难度比挖人更大,都江堰、北川没五年时间根本无法实现重建。

人性,人性的关怀,而不是搞行为艺术。再过三个月,那才是灾民们最需要关心的时候,也是真该记者发问“疼不疼,哪儿疼,有多疼”的时候。我怕,明星们善人们道德家们及主流记者们,却风紧,扯乎了。肯定很多人风紧扯乎了,因为那时曝光率太低。

我去北川,去什邡,去莹华,去红白镇,一路上可以发现河里都在挖建筑用的沙子,堆成莫名其妙的山在河边,有小型中型水坝,河床有一百多米宽,但河水只有十 米宽,有的甚至出现断流,我拍了DV,这些问题不是送点帐蓬送点大米就可以解决的,主流电视台应该多派记者去这些地方,而不是写英雄谱,还是那句话,夏天 来了,秋天还会远吗。

很高兴有健翔韩寒这样的同道一起致力于灾后长期的求济体制推动,他们给我很多鼓励,但我们太不主流了,太渺小了,无助得不值一提,所以很高兴听到国家正在 研究救灾的长期政策,这时候就靠国家了,地震只有三个月,但救灾需要十年,二十年,与很多国家比,中国缺乏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救灾机制了,一出现灾情就只能 靠红十字,我不敢从人们说透明度去怀疑,我只是说红十的工作也是千头万绪的,比如说我们总不至于把重建学校的水泥十几卡车拉到红十字办公楼吧,还有钢筋、 PS管道、石灰,呛人不说,我一向很关心领导身体,真的很怕会把红十字的领导累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哪。

建立长期机制,主流一下,相信国家和政府,给一点时间吧。

再说一遍,救灾是需要技术含量的,更需要冷静的概念,而不是一窝蜂冲上去搞行为艺术。那天,我亲眼见电视台请来一位唐山大地震幸存者讲话,唐山大哥歌颂了 他的一位朋友当年的故事:他正要去救埋在地下的妻子和女儿时,旁边有邻居请他帮忙挖掘邻居的妻女,他没管自己的妻女而是去救别人的妻女,帮别人把妻女挖出 来,后来他又要去救自己的妻女,又有邻居请他帮忙去挖邻居的妻女,他又不管自己的妻女去帮忙挖别人的妻女……如此,终于,他自己的妻女不幸了。

唐山大哥不停在节目中大力歌颂这位爷们的“见义勇为”,可我却觉得这像“大义灭亲”,我越听就越觉得这故事十分恐怖,因为这太不符合人性逻辑,也不符合科学救援法则,但愿不要因为某家电视台这么广泛的工具被大力地推广了,成主流了。这比地震还可怕,还郁闷。

不要做秀,不要居高临下,不要鳄鱼眼泪,不要再搞捐款排行榜,凡事量力而行,做实事,所以我很感谢《先锋居周刊》的夏旗舰先生、郑平先生、谢红志女士,叶 姣女士,和以前的朱亚先生,你们让我成为国内最高标准稿费的专栏作家(虽然这比有钱人比低太多),而且每年初都开明地预支稿费,这次又提前支付了数万元, 我只是一个写字为生的人,这样才可以跟随置信公司共建希望小学。

十几天了,在灾区,我每天都会碰到一些郁闷的事情,难以名状,一方面是因为我能力太小,胆子也不够大,一方面是感觉到绝大的无助,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理解那种感觉……

比如昨天就很郁闷,据和我们共建“安心学校”的置信经理说,他们在和一些灾区部门联系时碰到了软钉子,不仅当地倨傲地要求企业自行报上修建计划和手续(要 知道这些计划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繁琐得可怕,单靠企业根本搞不定),而且因为现在排队重建学校的企业很多,所以价格也一路高涨,献爱心搞得像钻石拍卖会一样 了,没有关系还进不去。

我还听一个朋友说,他们准备花两百万给老家捐一所希望小学,也就是房子不倒人人可读的那种,可当地部门一张嘴就报出价格,660万,1000万,乖乖,听 上去都像余震,从成本而言在农村县镇建一所希望小学怎么可能这么高价格,那些倒掉的房子在修建时也许只花了五十万,最多一百来万,重建却得花660万、 1000万。是不是要感谢地震让倒掉的房子也增值了,套用股市的话,是不是叫“大盘震荡,一路飙升”。

所以关于抗震救灾第一阶段,我决定不再写任何文章了,什么都不写了,我说得过多,而且再说也像做秀,除非新的阶段开始。

夏天已经来了,秋天还会远吗,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