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生论文弄到抓狂,看来着急的永远不会是皇上。不知道为什么时下知识分子们都津津乐道莎朗到底说了什么。我个人感觉,说什么并不重要,对于她所说的,我们所持的态度才是重要的。也许可以来次认真的话语分析。

电脑中毒,而声卡又装不上,居然忙了一整天,看来现在新技术的出现使问题只会越来越复杂。

欧洲杯终于开始了,不过和大多数中国球迷或者伪球迷一样,先看的是中国队卡塔尔。赛前那客场一分被记者写得好像已经赢得比赛一样。比赛途中不恰当地给父亲打了电话,他正在电视前生气,差点引火烧身。

把书房整理一新,听了N多唱片,不知不觉好久没有好好听音乐了,一张DG公司的吉他版beatles,以前也听过,没什么感觉,不想最近听来超级感动,最喜欢的几首居然是武满彻编曲的。上次听到武满彻还是和徐亮老师在一起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提到了武满彻,大家宛如遇到知音。回忆中总是有些闪光的点点,如暗夜里的星光。

欧洲杯是我最喜欢的赛事。大概和NFL有一拼。一直看完了葡萄牙对土耳其的比赛,天都快亮了。期间看到宁波数字电视的广告说欧杯期间免费收看高清数字欧洲杯,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原来还需要购买价格不菲的高清机顶盒,于是作罢。但激情四射的欧洲杯才让我觉得对卡塔尔的比赛宛如秋香旁的丫鬟。

娃哈哈新出了牛奶咖啡饮料,最喜欢的当然是焦糖玛琪朵,边看书写作,边听着很少人喜欢的音乐,也许人生就是如此的充满遗憾和幻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