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year在留言里提到了莫扎特的安魂曲。其实上个星期天,我就买了一套20张CD的莫扎特选集,我的朋友和我一起去买的,结果让给我了。大概是宁波最后一套了。安魂曲太厉害,轻易不敢听。

这套CD的封面特别棒。只在亚马逊找到一张进行曲和舞曲的CD封面,感觉一下。整套都是类似的风格。

上周的购碟买了很多JAZZ,现在JAZZ越来越贵了。遇到自己的学生XL,他是宁波著名的CD商人。我只听说过,作为他的毕业论文指导教师,他自己选题一定要写打口CD,花了我不少心思。这孩子的首稿是3000字的散文,乐评,倒是激情洋溢,但根本不是学术论文。正如答辩小组老师所言,这种选题写篇乐评还可以,作毕业论文太难了。终于在反复指导下,(补充一点,XL同学态度超好,只要不换主题,怎么都行。)他的毕业论文《国内音像市场打口产品的传播研究》,顺利通过了毕业论文答辩。我内心蛮喜欢这个孩子的,多少年都没遇到那么执着的学生了,有自己喜欢的毕业论文的选题,并且如此孜孜不倦,还是令老师感动的。他对成绩不在乎,这不,居然又在CD市场里看到了。我们是第一次遇见,他已经毕业了,不好算我的学生了。但他高度的专业水平,令和我同去的宁波几位著名碟友都叹为观止,问了他的手机号,说以后有问题不问你老师,直接问你了。我也发现,他对摇滚、爵士、电影原声、新音乐都有比较深厚的造诣。可惜这些都不是课堂上学的,对有这样的学生还是有那么一丝丝骄傲的。呵呵

音乐是拯救我们的良药,正如Amadeus是上帝的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