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是来自村长的博客,我也拍了照片,但SD卡在笔记本电脑里,忘记取出了。还是借用别人的图片吧。

国际大师版画展》策展人朱妹夫亲自送到府上,上面用小楷写着“金真先生”,很是感动。叫我金真的都是道上的朋友。整个邀请书是印刷在一片刨花上,像极了古埃及的纸张(芦苇纸,当年在台中博物馆看古埃及展还买了一张)。如此花心思的请柬,让我在双十的夜晚不出现在新芝路8号宁波最注明的LOFT之一,都觉得惭愧了呢。

 

刚刚知道我们圈中一位好友脑部查出了肿瘤,最晚零点我还短信开他玩笑,才知道他得了重病。He is not heavy ,he is my brother。本来这次办画展的开幕式上一定可以见到他,现在,我想,大概朋友们见面都是记挂着他了吧。 放一段视频,就是那首He is my brother,不过是美国学生的联唱,前面一首是保罗西蒙和加分科尔的Bridge over trouble water.

我喜欢这段类似高中文艺演出的视频,我怀念中学的文艺汇演。

祝我们爱的人们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