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9

7月就来到了北京,看到了在宁波看不到的湖南卫视。每次回到房间总是接近午夜,可每次何炅和汪涵总还在那里为离开的快女感慨。

从全国十强开始,认真看每次的表演,特别舒服。后来女儿动手术,一个人在房间期待那些还是可以被称为“少女”的歌手们唱出我们那个时代的歌曲,其实白衣飘飘的年代那期已经太做作了,即使不是这样的刻意,最好的音乐还是在我们那个年代,正如TATA说最好的电影年是1994。

在今年的迎新大会上,我的第一句就是“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居然赢得在座不少新生的共鸣。我还是蛮喜欢曾轶可的创作和歌声的,不过我个人以为她的歌词更好,作曲稍微有点千篇一律。

郁可唯的歌声当然经常打动我,但我不喜欢她的大气。相反,我最喜欢娇弱的刘惜君,而她的演唱水平也是最专业的,还有更应该走摇滚路线的潘辰。

本周就该是三强决赛了,一个夏天又过去了。我没有什么科研成果,也没有写什么曼妙的文章,有的只是从一个医院到另一个医院,彻夜的排队,漫漫的陪床,我再次感谢我的IPOD,这个老U2限量版的机器忠实地陪伴着我,里面的音乐曾经被清空一次又一次(我不太专业的操作水平),但每天更新的PODCASTING,还有在里面永远不变的LED ZEPPELIN,U2, BEATLES。在每个午夜,我总是对这样的歌声,心怀感激。

正如开学是检验暑期作业的时刻,当女儿再次背上书包,看到老师赞许的目光,(虽然我知道困难可能比我想象的更多,但我永远不会放弃希望,)

我知道我终于铸造了一个真正的快乐女生。

在北京的西山八大处隐居快一个月了,每天看看落霞,没时间看书,甚至也来不及听音乐。曾经打过飞的来甬三日,北京挺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