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0

由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的第二十届中国新闻奖、第十一届长江韬奋奖评选结果于10月27日揭晓。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副教授何镇飚博士的论文《广电传媒在金融危机中的积极作用》荣获三等奖。中国新闻奖是经中央宣传部批准的全国性年度优秀新闻作品最高奖,由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每年评选一次。本届中国新闻奖共评选出论文一等奖1篇,二等奖3篇,三等奖7篇。何镇飚老师本次获奖论文由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推荐,是浙江大学第一次获得中国新闻奖,也是高校教师首次获此殊荣。

上帝是个经济学家吗?

何镇飚

众说纷纭的李一事件中,人们开始关注到其所在缙云山道观高昂的参修费用,于是一个隐秘而巨大的宗教产业浮出水面。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第二十条规定,宗教活动场所可以按照宗教习惯接受公民的捐献。也就是说,只要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宗教活动场所中的经济行为是合理合法的。

这是一种国际性的惯例。美国的宗教团体就依托捐赠以外的两大产业支柱,一是宗教旅游,北美地区每年宗教旅游的收入大约是100亿美元,二是宗教媒体与出版物,遍布美国的宗教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和书籍,是美国宗教组织的另一大重要收入来源。

但即使是在美国这个市场化程度如此高度发达的地区,对于宗教产业的伦理问题依然长期存在争议。美国学者尼古拉斯·卡帕尔蒂就编著了《商业与宗教:一种文明的冲突》,认为在当代社会商业伦理的堕落已经产生了与宗教传统文化的冲突,而另一方面,宗教摇滚、宗教电影等准商业化手段,也造成了人类文明的堕落。但另一派学者显然不这么认为,拉里·威赞姆在他的著作《上帝的市场》中表示,经济促进了宗教的繁荣,也赋予了其更新的内容,甚至经济行为可以帮助解释和传播宗教。

相对美国人而言,中国历史上的宗教经济似乎是从历代皇帝那里不断得到发扬的。其中最著名的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汉武帝,其实他比儒术还尊的就是方术。历史记载了汉武帝最宠幸的两位方士,少翁和栾大,两位都得到了几乎举国财力的支持,后者还以皇帝女儿为人质,自己当了驸马,可惜由于他们的商业或政治企图完全淹没了他们的宗教内涵,因此结局都非常悲惨。柏杨对栾大的评价是:他忘记了有个成语叫“皇帝女儿不愁嫁”。汉武帝只是大手笔投入宗教经济的中国古代统治者之一。前有秦始皇派术士徐福东渡寻找仙丹,后有李世民晚年痴迷炼丹。而由于上梁不正下梁歪,民间对宗教经济的投资目的更加功利化和短期化,这种文化基础对我国的当代文化产业发展并不是个利好消息,也给了更多打着宗教旗号的投机分子以可乘之机。

2009年,一本名为《上帝是个经济学家吗:旧约的制度经济学重建》的学术著作风靡欧美学术界和宗教界,本文的题目就是来自这本奇书。作者是英国兰开斯特大学有着长长名字的日本裔教授塚本·西格蒙德·瓦格纳,他通过对旧约中经济行为的分析,指出了上帝作为理性人的一面,将西方神圣的天主教与市场经济理论集合起来,可谓大胆而前卫。塚本把《失乐园》看作是伊甸园及其失落的两难选择分析,把《创世纪》和《出埃及记》视为国富论的雏形,对旧约中上帝的经济与非经济行为进行了诠释。塚本的突破在于超越了对宗教、经济与伦理的争论,认为《圣经旧约》不仅是对宗教教义的宣讲,而且是对经济常识与规律的普及。

只不过能从如此高远的角度看待宗教与经济行为的现代人毕竟不多,更多的人是希望从宗教“市场”上买到他们想要的欲望的实现。在这一点上,终身执着的汉武帝在晚年有着一番启示性的总结。公元前89年三月,汉武帝终于听从了大臣田千秋的劝谏,停止求仙活动,罢黜全部方士:“昔时愚惑,为方士所欺,天下哪有仙人?尽妖妄耳!节食服药,差可少病而已。”

(作者信箱:hezhenbiao@gmail.com)

平媒专栏用稿,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