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1

网传的劳累职业排行榜:公务员居首 实为两年前的谣传

一个谣言的三度复活之谜

赵鹏 文

近日,一个名为《十大劳累职业排行:公务员最辛苦 矿工最享福》的帖子被国内各大网站、论坛转载。帖子以“据权威媒体报道”的名义将公务员定义为最劳累的职业,遭网友热议。据了解,早在2008年,该帖就曾在网络流传,并已被证实是个谣言。如今,该帖稍作修改后的版本为何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各大网站?

两年前的谣言>>> 改头换面后重登各大网站

“公务员不但生理上操劳过度,同时还面临着严峻的心理压力!”在帖子中,作者以“据权威媒体报道”的名义将公务员排为最劳累职业,其余9个职业依次为:女主播和播音员、演艺明星、作家、运动员、农民、民工、街头小摊贩、下岗工人、矿工。从5月23日开始,这篇文章在MSN中国、人民网、新浪网、腾讯网、凤凰网、猫扑网等国内各大网站上出现,引起网友热议。在腾讯大渝网,更是成为昨日评论最多的新闻。

有网友指出,该文章早在2008年就已经出现,当时是以“中科院最新一项调查”的名义发布,文章发布后同样引起了网络的热议,后被中科院出面辟谣。如今,该帖经过简单修改,去除了中科院的部分后,又被发布了出来。

这个排名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质疑。在微博上,315系统建设工程项目办公室副主任张洪峰也通过微博发表评论:“从2008年开始被新闻网站作为新闻转载,到2009年再次被转载,到2011年的今天,再次被作为新闻转载……该内容任何一个具有基本新闻常识的编辑都应该可以在5秒内作出纯属虚构的判断。”

这样一则可以肯定明显是杜撰的谣言,为何会一次次的死灰复燃,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各大网站上?

社会热点元素>>> 网络炒作的焦点

微博网友“Tsang_G”查询得知,该帖今年最早由MSN中国于5月23日发布,随后被人民网、新浪网、搜房网、凤凰网等网站转载。有网友分析,或许是因为最近过劳死的新闻过多,而一些网站例如MSN中国可能是根据关键词自动抓取到了关于“劳累职业”的旧文章。

记者在百度中输入“劳累职业排行”发现,搜索得出的结果大多数为近日各大网站转载的版本。文章显示,发布时间大多为今年5月23日或5月24日,然而,在搜索结果页中仍有几条打开后显示的发布时间为2008年。可以肯定,即使在当时中科院辟谣后,仍有一些网站并没有将该虚假文章删除。以至于后来被一些网站抓取并转载着。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副教授传播学博士何镇飚说,谣言的传播往往有着“伪权威”的身影,类似热点的制造者也常将一些能反映社会热点的元素添入其中,来增加网友的关注度。然而,一则谣言消息在几年间被不断的转载,不能说和网站内容审核制度不完善无关。遏止谣言的传播,不仅需要权威部门出面辟谣,也需要作为消息传播渠道的网站等媒体完善内容审核制度,及时去除不实消息,控制虚假消息的传播。

截至昨天截稿,MSN中国和人民网等网站已经将该文章删除,但仍有许多网站保留着这篇文章。

 

(原文地址:http://daily.cnnb.com.cn/dnsb/html/2011-05/26/content_326404.htm

时尚是城市最敏锐的触角

访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副教授 何镇飚

城市时尚是什么?时尚不是白菜,可以在天平上看到斤两,也不是面包,可以直面它的形状。我们天天和时尚打交道,时尚似乎随处可见;我们又天天和时尚擦身而过,时尚似乎任意遁形。何镇飚这样定义时尚:“我心中的时尚一直在变,唯一不变的只有改变。”时尚,玄之,又玄。

新侨报:用五个词语来形容宁波,您会选择哪几个?您觉得国内哪个城市给你最时尚的感觉?

何镇飚:务实、谨慎、冷静、精明、焦虑。我觉得国内最时尚的城市是北京。

新侨报:每个时尚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好莱坞在于影视娱乐、罗马在于建筑、维也纳在于音乐……宁波的时尚体现在哪些方面?

何镇飚:宁波的时尚在于海鲜,其次在于商业的模仿与改良。

新侨报:一个城市的开放程度是不是影响着城市时尚的发展?

何镇飚:城市的时尚和开放程度、政治文明、媒介生态密不可分,所以,一个城市在不同阶段所表现出的时尚感是和整个城市的地位、机遇和动力紧密相关的。

新侨报:您怎么看待近年来崛起的不少创意园区,老树发新芽是时尚吗?创意园区在运作过程中常常会遭遇挫折,这些时尚如何保鲜?

何镇飚:创意园不是新生事物,但创意园应该引领时尚。我们需要做的是,尽量不要给创意园制定方向,而是要给予更多的扶持和尊重。任何创意园区或者产业,一旦成为政绩的组成部分,往往就会失去应有的原生动力,而成为交易的牺牲品。

新侨报: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时尚。您主持过摇滚节目,在您看来小众和先锋是不是时尚的体现?您心中的时尚是什么?

何镇飚:我认为时尚有一个特点就是充满生命力和激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定会在一段时间以后变得不时尚,或者落伍,或者成为所谓经典。时尚是有时效性的。小众和先锋未必是时尚,但时尚一定不是大众和落后的。我心中的时尚一直在变,唯一不变的只有改变。如果一定要说我心中的时尚是什么,那就用马克·吐温的一句话,“如果你发现自己站在大多数人一边,你就该想想了。”

新侨报:您是研究传播的,觉得这个城市是否需要时尚的媒体,而这样的媒体应该如何来表现这个城市的时尚?

何镇飚:媒体的时尚度取决于两点,人才和资本,然后才是环境。如果是新闻媒体,那么时尚只有两大标准:时效性和真实性,做到这两点就是时尚的,而且永不落伍。如果是娱乐媒体,那么满足受众的娱乐需求就是时尚的。宁波的媒体要在引领潮流上更下功夫,与这个城市的开放度相应和。

新侨报:有人说,孤独是可耻的,而时尚则是抵抗孤独的手段,时尚是都市人特殊的心理需要。您怎么看待这句话?

何镇飚:每个人都害怕被时代抛弃。传播学有一种理论叫“沉默的螺旋”,当个体发现自己的观点不是主流,往往会选择沉默。正如张楚唱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那么时尚就是生命的,就是无聊的。宁波人精明而务实,并不过多关注时尚,最多不要太落伍太土气就可以了。这和杭州人追求时尚的心态截然相反。所以,在宁波,时尚是享受孤独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