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是城市最敏锐的触角

访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副教授 何镇飚

城市时尚是什么?时尚不是白菜,可以在天平上看到斤两,也不是面包,可以直面它的形状。我们天天和时尚打交道,时尚似乎随处可见;我们又天天和时尚擦身而过,时尚似乎任意遁形。何镇飚这样定义时尚:“我心中的时尚一直在变,唯一不变的只有改变。”时尚,玄之,又玄。

新侨报:用五个词语来形容宁波,您会选择哪几个?您觉得国内哪个城市给你最时尚的感觉?

何镇飚:务实、谨慎、冷静、精明、焦虑。我觉得国内最时尚的城市是北京。

新侨报:每个时尚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好莱坞在于影视娱乐、罗马在于建筑、维也纳在于音乐……宁波的时尚体现在哪些方面?

何镇飚:宁波的时尚在于海鲜,其次在于商业的模仿与改良。

新侨报:一个城市的开放程度是不是影响着城市时尚的发展?

何镇飚:城市的时尚和开放程度、政治文明、媒介生态密不可分,所以,一个城市在不同阶段所表现出的时尚感是和整个城市的地位、机遇和动力紧密相关的。

新侨报:您怎么看待近年来崛起的不少创意园区,老树发新芽是时尚吗?创意园区在运作过程中常常会遭遇挫折,这些时尚如何保鲜?

何镇飚:创意园不是新生事物,但创意园应该引领时尚。我们需要做的是,尽量不要给创意园制定方向,而是要给予更多的扶持和尊重。任何创意园区或者产业,一旦成为政绩的组成部分,往往就会失去应有的原生动力,而成为交易的牺牲品。

新侨报: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时尚。您主持过摇滚节目,在您看来小众和先锋是不是时尚的体现?您心中的时尚是什么?

何镇飚:我认为时尚有一个特点就是充满生命力和激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定会在一段时间以后变得不时尚,或者落伍,或者成为所谓经典。时尚是有时效性的。小众和先锋未必是时尚,但时尚一定不是大众和落后的。我心中的时尚一直在变,唯一不变的只有改变。如果一定要说我心中的时尚是什么,那就用马克·吐温的一句话,“如果你发现自己站在大多数人一边,你就该想想了。”

新侨报:您是研究传播的,觉得这个城市是否需要时尚的媒体,而这样的媒体应该如何来表现这个城市的时尚?

何镇飚:媒体的时尚度取决于两点,人才和资本,然后才是环境。如果是新闻媒体,那么时尚只有两大标准:时效性和真实性,做到这两点就是时尚的,而且永不落伍。如果是娱乐媒体,那么满足受众的娱乐需求就是时尚的。宁波的媒体要在引领潮流上更下功夫,与这个城市的开放度相应和。

新侨报:有人说,孤独是可耻的,而时尚则是抵抗孤独的手段,时尚是都市人特殊的心理需要。您怎么看待这句话?

何镇飚:每个人都害怕被时代抛弃。传播学有一种理论叫“沉默的螺旋”,当个体发现自己的观点不是主流,往往会选择沉默。正如张楚唱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那么时尚就是生命的,就是无聊的。宁波人精明而务实,并不过多关注时尚,最多不要太落伍太土气就可以了。这和杭州人追求时尚的心态截然相反。所以,在宁波,时尚是享受孤独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