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School


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学术工作会议圆满结束

2009-10-13 来源:中国公关网

文章摘要:
10月11日,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学术工作委员会(下称“委员会”)“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学术工作会议”在国际关系学院学术交流中心圆满召开。

与会委员合影留念

新一届委员会将在制定和发布中国公共关系学术研究课题规划、组织研讨专题公共关系理论和实践问题、开展促进公共关系教育发展的相关活动、主持翻译编写及推荐公共关系出版物、组织海内外公共关系界互访及学术交流活动、举办中国大学生策划大赛等方面开展工作。

下午的会议委员们及与会代表对中国公共关系学术前沿课题展开了交流和讨论,并围绕中国公共关系学术发展方向及委员会的作用发挥提出了多项建议。
孟建、郭惠民、廖为建、涂光晋、孔祥军等委员在针对中国公共关系学术前沿课题,“构筑大公关”概念,增强国力民力等方面提出了很好见解;孙娟、叶茂康、蒋
楠、纪华强、于朝晖、胡百精、何镇飚等从公共关系人才评价指标、公共关系实践测评等问题入手,将视角由具体的实践活动上升到学科理论的角度,重点指出学科
的归属与定位、公共关系理论对社会观念的引领将是未来学术发展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发表了意见;谢景芬、高鹏、景庆虹、张雷等委员提出公共关系在实践技术创
新和理论创新等方面的问题;其他委员及与会代表刘庆龙、明安香、喻野平、陈先红、齐小华、王欢、丁霞萍、杨晨等以及来自台湾的学者张依依,香港的学者洪君
如、陈怡如也在会间的交流中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最后,作为下午会议的主持人,郭惠民教授对整个交流讨论作了总结。他认为,国内的公共关系学界、业界的积极
互动与参与将对中国公共关系事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通过交流,相互间的重复性建设话题少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但是有问题、有挑战,才会有发展;
作为公关学者,需要增加一点哲学的高度,做有思想的公关人。

本次委员会会议在改选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同时,聚集了两岸三地公共关系学术界的知名学者,加强了学界、业界间的联系和交流,思维碰撞、火花四溢、百家争鸣,开启了事业发展的新思路、新视角、新方向,对委员会今后工作的开展以及带内公共关系学术研究发展指明了方向。

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学术工作委员会是在国家民政部注册的协会下属的分支机构,由高校、事业单位及研究机构中的领导、知名学者,以及特邀的专家
和海外著名学者组成。委员会全体成员肩负中国公共关系学术教育发展的重任,引领中国公共关系的学科发展,并在协会领导下开展旨在促进中国公共关系学科建设
和推动中国公共关系教育事业的发展各类活动。

7月就来到了北京,看到了在宁波看不到的湖南卫视。每次回到房间总是接近午夜,可每次何炅和汪涵总还在那里为离开的快女感慨。

从全国十强开始,认真看每次的表演,特别舒服。后来女儿动手术,一个人在房间期待那些还是可以被称为“少女”的歌手们唱出我们那个时代的歌曲,其实白衣飘飘的年代那期已经太做作了,即使不是这样的刻意,最好的音乐还是在我们那个年代,正如TATA说最好的电影年是1994。

在今年的迎新大会上,我的第一句就是“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居然赢得在座不少新生的共鸣。我还是蛮喜欢曾轶可的创作和歌声的,不过我个人以为她的歌词更好,作曲稍微有点千篇一律。

郁可唯的歌声当然经常打动我,但我不喜欢她的大气。相反,我最喜欢娇弱的刘惜君,而她的演唱水平也是最专业的,还有更应该走摇滚路线的潘辰。

本周就该是三强决赛了,一个夏天又过去了。我没有什么科研成果,也没有写什么曼妙的文章,有的只是从一个医院到另一个医院,彻夜的排队,漫漫的陪床,我再次感谢我的IPOD,这个老U2限量版的机器忠实地陪伴着我,里面的音乐曾经被清空一次又一次(我不太专业的操作水平),但每天更新的PODCASTING,还有在里面永远不变的LED ZEPPELIN,U2, BEATLES。在每个午夜,我总是对这样的歌声,心怀感激。

正如开学是检验暑期作业的时刻,当女儿再次背上书包,看到老师赞许的目光,(虽然我知道困难可能比我想象的更多,但我永远不会放弃希望,)

我知道我终于铸造了一个真正的快乐女生。

最早看灌篮高手是在95年那个难忘的春天,面临毕业,在微凉的北京,躺在宿舍床上,5个男生外加别宿舍的,每人一本《灌篮高手》的漫画书,幻想未来。半年以后,我和朋友们天各一方,有的同学毕业第一个月买了全套的藤子不二雄的《机器猫》,有的买了全套的金庸,而我买了王朔文集。

就在那个时候,电视台开始放《灌篮高手》还有东京爱情故事。

偏偏那是我最孤独的日子,没有朋友,也没有人理解我。于是就有了《新音乐教室》(看见3D石头还怀念那个节目,很感怀。)

所以,听到灌篮高手的音乐是我力量的源泉之一。1999年,我终于成为一位大学老师,学生问我,喜欢《灌篮高手》么?最喜欢谁?我当时的答案是“三井寿”,于是全班一片惊呼。他们不知道,我曾经多么远离希望。

这个问题到今天,也许答案会是安西教练。太不可思议了,一支那样的队伍,可以进入季后赛,呵呵。

喜欢那样的情节和音乐,喜欢每天6点按时收看,我后来买过全套的DVD,但再也看不出当年的感觉。

那是青春的感觉。

距离宁波版三姐妹的首演已经过去整整7个年头了。

周六初中同学聚会,之前的准备会上,遇到了8801班的崔海云同学,他一眼认出我是在LBB酒吧上演话剧的”金真“。还好,我还记得他是LBB的老板。只是他奇怪当时为什么大家都叫我”金真“而不是我的名字。

原来我们是初中同学(他是一班的,我是六班的—),为了纪念这一难得的重逢,17日晚上,我特地和他合影。LBB已经不再是他的酒吧,正如三姐妹也不再是我的戏剧,时光荏苒,我们在某一刻曾经交叠。

也许就足够。

新年的钟声刚刚敲过。一个人在宿舍,本来以为上不了网,后来发现浙大可以用VPN,真高兴。上天关上了一道门,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真心感激在过去一年里,关心、帮助我的家人和朋友们。

新的一年到来了,读着新下载的论文,整理着今天听的讲座的笔记,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富媒体、穷民主》还是很会心的。晚上在车河里练车技,但是看到家人团聚的笑容,那些辛劳似乎都非常值得。

新年快乐!

平生第一次收到学生送的生日礼物——百合花,而且是几位硕士生送的。

放在花瓶里,这个花瓶是我结婚时,我的第一届学生送的,那是2000年,我从香港回来,学生让我猜是哪里出产的。

一个女生还提示我,和她名字里的一个字一样。那个女生早就当了妈妈了。

这个花瓶是波兰产的。

当时为了答谢,请他们集体参观了我的洞房。他们最感兴趣的是我当时买的JVC床头音响,很小。如今我的床头音响早升级到ROKU了。

谢谢你们送的百合花,全家都很喜欢。

星期五参加了浙江大学新闻系建系50周年的活动,上午还在理工上课,等赶到已经午饭扫尾,因为大雾高速无法达到80码以上。见到了王兴华老师和其他前辈,蛮感动的。下午是博士论坛,我的发言居然遭到主持的教授的一再好评,实在有些受宠若惊。

晚上和室友吃宵夜到天亮,哎,这些就不是平生第一次了。呵呵

“北大的学生在北大念北大,NIT的学生在NIT念北大。”曾经是我激励学生的口头禅。

今天在课上和学生说,你们可以在NIT念MIT,学生居然以为我只是鼓励。当然不只是鼓励。

MIT的大量课程是开放的。可以直接得到关于麻省理工相关课程的大量资料甚至课程视频。

地址:

(1)比较媒介研究

http://ocw.mit.edu/OcwWeb/Comparative-Media-Studies/index.htm

(2)传媒艺术与技术

http://ocw.mit.edu/OcwWeb/web/courses/courses/index.htm#MediaArtsandSciences

有志愿者翻译了部分中文内容:

http://www.myoops.org/cocw/mit/Media-Arts-and-Sciences/index.htm

 

 

Comparative Media Studies

 

Comparative Media Studies is the examination of media technologies and their cultural, social, aesthetic, political, ethical, legal, and economic implications.

At MIT, students are trained to think critically about properties of all media and about the shared properties of different media, as well as the shared properties and functions of media more generally, both within one period of time and across generations.

MIT Comparative Media Studies offers both undergraduate degree opportunities, as well as a two-year course of study leading to an SM degree.

MIT Comparative Media Studies research and educational projects explore a wide variety of traditional media and their uses in education, entertainment, communication, politics, and commerce. Faculty are widely recognized for their leadership in developing both archival and instructional interactive projects, creating new models for thinking about, producing, and using digital media. Through several research and project initiatives we work closely with Microsoft, Initiative Media, LeapFrog Enterprises, American Theatre Wing, and the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Department of Comparative Media Studies links

Visit the MIT Department of Comparative Media Studies home page at:
http://web.mit.edu/cms/

Review the MIT Department of Comparative Media Studies curriculum at:
http://ocw.mit.edu/OcwWeb/web/resources/curriculum/index.htm#cms

 

改变2005–献给我的01级毕业生

你们毕业以后没几天,
巴金也和我们说再见
陈晓旭在春天度过了她最后一夜
俄罗斯少了一位叶利钦总统
欠你们的巧克力终于没有给大家
我最想写的那一本书至今还没出现

王兴华老师退休了,
何静离开新闻系又回到新闻系,
丁建辉终于开心地承认他是个公务员,
有学生告诉我男老师里姚辉最帅

徐静当了爸爸,
陈雪军拿到了博士,
汤洵和范裕华老先生已不来上课
李萍萍成了土建分院的副书记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2005年

现在进了NIT也拿不到ZJU学位
不去天一也能在万达喝starbucks的咖啡
一和汤包成了柠檬熊,东门的小吃马上要拆光
老师们住进了学府苑
学生可以给任课教师来打分

宇航员出舱股市也出仓
艳照和虎照难辨真假
刘翔真的受伤
士兵突击和奋斗成了学生的最爱

黄金周不再七天杨丽娟追刘德华15年
诺贝尔给了钱永健总统给了奥巴马
台海没有风波倒是陈水扁下台
王菲和李亚鹏离婚的可能性我看微乎其微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2005年

男生不再踢球女生拼命早读
星光不再火爆广播台还是少人去听
四级越来越难通过率却越来越高
谈恋爱的越来越多能走到最后的越来越少

上课不再刷卡好久不见俞书记和俞院长
现在大一新生全部都是90后
校庆那天各界精英齐聚学校,溢美之词随处可闻
但请记得李孝华老师
虽然他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记得第一天第一个来报道的是郑继维
据说很早就来等了大半个晚上
我记得那时候图书馆才刚竣工,北区还没建完
学校象个大工地,生怕女生被民工骚扰
我记得那个时候打电话还要排队,
全校就一个ATM
可是我们就是没有过伤心和埋怨
早就没人记得徐忠民、黄孝俊、叶琼丰、易容或者朱菁
更不用说毕玲蔷、沈爱国他们上课的精彩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2005年

金融危机了房市并没有降价
汶川大地震相信大家都捐了款
奥运真的成功奖牌竟然有100枚
我和行政搂的距离渐渐比到学生宿舍还要远

我还是没去威尼斯倒是去了东京
我没能在SSCI上发表论文倒是成了ICA会员
全世界都在失业全美国都在救市
我看你们早点毕业也是好事一件

我没成为你们希望的那个人真的很抱歉
我想我上辈子是摇滚明星下辈子是电影名导
这辈子最好安份一点
天才就怕不够天才
坏又不够坏
天天都想离开
却不知到那里才能换骨脱胎
属于我们的精彩早已经不复存在
我的手机号码一直没变过,
就是幻想有天你们会打给我
我忘不了你们
你们却浑然不觉
本科毕业13年的我
能感受你们毕业3年的苦闷

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2005年

[在给星光论坛的一个03级学生回帖的时候,我解释道(大意):没想到你已经毕业了,因为我的思绪还停留在2005年。总不觉得已经有那么多学生离开我了,总以为一上班就能见到你们。

没想到这句话感动了我自己,于是写下上面这些文字。希望没有冒犯到涉及到的人物和我热爱的学校NIT。

 

黄舒骏和张雨生居然是同年出生,同乡,高中就认识,同年进入歌坛。他完成了张雨生的未完成作品专辑。黄舒骏演唱的这首《这一年,这一夜》来自张雨生最优秀的专辑之一《卡拉OK,台北,我》。这一年,这一夜,(这首歌曲的间奏居然直接”引用“了拉威尔的波莱罗,真是难得)是黄舒骏怀念张雨生的现场演唱,很感人。

理工终于有第一家咖啡西餐厅了,很高兴。但一直路过没有去过。在自己的课上,学生拿这个餐厅作为练习,为其策划营销方案。才知道原来是我学生开的,02的。于是中午去看了看。

进店就被认了出来,老板是02工业设计环艺的,原来是剧社的。俺在大学时代可是母校的剧社社长啊。后来老板娘回来了,才认出是自己的新闻专业的学生。

点了荷香排骨,非常好吃,而点的意大利咖啡,真的可以得高分,在宁波也可以排名前5,入口特别棒,喝到底略弱一些,总体超好。

和老板娘聊了很多,似乎比她在校时候要多的多。聊过去的学生时代,老师、同学的现状等等,似乎我也回到了过去,特别开心,席间还有03的毕业生回来学校(我都没认出来,超级惭愧)。

感觉学生成熟了很多,在生活上,事业上,都经历过挫折,但都勇敢面对,一路前行。认真地打理魔幻厨房。

想想自己蛮惭愧的,似乎还是学生们的进步更加令人羡慕。

由于约了论文学生,没聊太久就走了。一定要请我,不过我还是埋了单,这是我对学生仅有的支持了。给了他们一些建议和鼓励,微不足道。请老板娘喝咖啡,终于没有让我请,实在是失败,呵呵。

下次带更多朋友去尝尝。很多人的梦想是开家咖啡店,我的学生居然实现了。

照片是来自村长的博客,我也拍了照片,但SD卡在笔记本电脑里,忘记取出了。还是借用别人的图片吧。

国际大师版画展》策展人朱妹夫亲自送到府上,上面用小楷写着“金真先生”,很是感动。叫我金真的都是道上的朋友。整个邀请书是印刷在一片刨花上,像极了古埃及的纸张(芦苇纸,当年在台中博物馆看古埃及展还买了一张)。如此花心思的请柬,让我在双十的夜晚不出现在新芝路8号宁波最注明的LOFT之一,都觉得惭愧了呢。

 

刚刚知道我们圈中一位好友脑部查出了肿瘤,最晚零点我还短信开他玩笑,才知道他得了重病。He is not heavy ,he is my brother。本来这次办画展的开幕式上一定可以见到他,现在,我想,大概朋友们见面都是记挂着他了吧。 放一段视频,就是那首He is my brother,不过是美国学生的联唱,前面一首是保罗西蒙和加分科尔的Bridge over trouble water.

我喜欢这段类似高中文艺演出的视频,我怀念中学的文艺汇演。

祝我们爱的人们平安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