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tagged with “新音乐教室”.


内容摘要: DJ金真,本名何镇飚,土生土长的宁波人,当年是宁波摇滚青年心中的领路人,如今是宁波理工学院新闻系的一名老师。何镇飚说,高中时,性格外向的他,经常 收听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就此喜欢上了摇滚音乐。

热词:摇滚 金真

不知道宁波当年听过摇滚的,是不是和我一样曾经在每周六晚上等着听金真的《新音乐教室》,就是现在在宁波理工学院任教的何镇飚老师主持的那档节 目。

每个周六,我都会守在收音机前,巴巴地等着节目的开始,那时侯宁波拿起吉他玩摇滚的,尤其1997到2000年那拨摇滚青年,多少都受到他的影 响,怀念当年的DJ金真!

跟 帖

网友“玖玖金柜-美僵叶子”:那时候最讨厌金真在歌曲播放到高潮时插一句他自己的哼唱,把我录歌的企图一次又一次地毁了。

网友“我正在鼓楼观山景”:我听说他主持节目的那个时候是耳钉加大波浪,在电台人员的注目礼中进入演播室。

网友“乐乐宝”:印象最深一次是有一年的大年三十,人家都在看春晚,他依旧在做节目,我依旧在听广播。

网友“宁波那人”:怀念啊,怀念。他确实影响了宁波一代人。

追 踪

网友“玖玖金柜-美僵叶子”昨天在发了一个帖子,怀念当年宁波的摇滚红人DJ金真,引起了不少摇滚爱好者的共鸣。记者对此作了一番调查。

DJ金真,本名何镇飚,土生土长的宁波人,当年是宁波摇滚青年心中的领路人,如今是宁波理工学院新闻系的一名老师。

昨天,记者采访到了何镇飚。现年38岁的他依然是摇滚音乐发烧友,家里收集了1000多张摇滚CD,摇滚音乐依然是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佐 料”。

何镇飚说,高中时,性格外向的他,经常收听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就此喜欢上了摇滚音乐。后来,在北京读大学的4年时间,给了他接触摇滚 音乐的最佳土壤。1995年大学一毕业,他回到家乡工作,随后就在宁波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开设了自己的音乐节目《新音乐教室》。

“叫金真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把名字中的镇字拆开来罢了。”何镇飚化身“DJ金真”,每周六晚上8点至9点的直播时间里,都会在《新音乐教室》里 介绍当时国外最前卫的摇滚乐队和摇滚音乐,以及自己心中的十大摇滚乐队排行榜,给听众进行摇滚知识扫盲。

节目一播出,在宁波地区迅速窜红,“DJ金真”成了很多人心中的摇滚偶像。何镇飚说,那时候,每周他都会收到30多封热心听众的来信,后来,连 他妈妈都给自己的儿子写信,表扬儿子的主持功力很棒。

何镇飚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在播放摇滚音乐的时候,会在话筒旁跟着哼唱。对此,他的解释是,哼唱几句可以加强和听众的互动,最重要的是,当时有 “不法分子”把节目里的歌翻录成磁带去贩卖,他这样做是为了打击盗版!

何镇飚去电台作节目的时候,留着一头及肩长发,带着一个十字架耳钉,总是会引来众人侧目。那时他的正经工作是一家外资银行的员工,一头长发引来 了副行长的“警告”。“幸亏当年的行长也是个摇滚青年,对我的长发大开‘绿灯’。”何镇飚笑着说。

去年,何镇飚还参与组织了宁波摇滚音乐会。看到现在的青年们在台上张扬的表演,何老师表示自己当年可比这差远了。“当年我只是自己偷偷地听,偷 偷地想,不敢这么大胆地表现出来,做节目的时候,我倒是很张扬。”何镇飚说。  本报见习记者 周艳

今天的大新闻是MJ的去世,我找遍家里也只找到2-3张他的专辑,而在我的车上,6CD音响里,有一张长年就是迈克杰克逊的。

在前年和去年的差不多时候,我都写过对MJ的回忆。最近几年听MJ比较多了,而在我的DJ时代(1995-1997,2002)我一首MJ的专辑或单曲都没放过。

我自己喜欢的MJ作品有Billy Jean, Smooth Criminal, Heal the Wrold, We are the World, Beat it, Dangerous, I just can’t stop loving you, Remember the time. (我收集过很都JACKSON 5的作品,他少年甚至童年的作品经常让我莫名感动。)

一代巨星就这样离去,之前我一直在担心他的五十场伦敦演唱会,担心他的身体。在前年USA today的评选中, Michael Jackson已经是逝去的事物了。而这次他真的离我们而去了。

在我的初中时代,迈克杰克逊绝对是我的偶像,我是高中第一批会跳霹雳和太空步的,而且至今会这些舞步。我曾经创意在天一广场水晶街两岸邀请全宁波的太空步高手排成两排来跳舞,音乐我当时想用“荷东”第二集的第一首,HEIHA。现在这个创意只能用来纪念MJ的去世了。在高中时代,我们就对BAD专辑中的所有音乐耳熟能详,而我知道猫王,反而比知道MJ还要晚。

在大学时代,作为摇滚爱好者的代表人物,我和POP当然是划清界限的。在那个90年代,几乎人人都喜欢迈克,而我反而是旗帜鲜明地反对的。所以,我的“新音乐教室”是绝对不会播放MJ的任何作品的。听众来电话(一年一度)交流,只要说到MJ都是被我骂一頓(比万峰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要呼喊的是“摇滚万岁”。

但到了21世纪,我突然感受到了MJ许多特别的地方,譬如他其实在美国以外的地区更成功,美国人无情地抛弃了他。他所卷入的官司在他的相关文字中都表露了“被迫害”的意味。为什么一代巨星会成为美国“政治不正确”的一份子呢?MJ到底做了什么,得罪了谁(他为什么总是得到共和党总统的偏爱)?这些音乐和商业以外的问题曾经引起我的兴趣。

我一直记得美国总统里根在白宫外草坪颁奖给杰克逊的照片,(理由似乎是MJ为反对酒后驾车作出贡献,里根曾称赞MJ是那个时代美国青年的楷模。)那时候Micheal年轻,穿着他经典的演出服,以及白色缀钻的手套。

很多人拿杰克逊的外貌取笑,也有朋友问我心目中的MJ的形象。我想他站在美丽的南希身边倾听里根对他的高度评价,那个略带紧张和微笑的黑人小伙子,是我心目中永远的MJ。

我喜欢MJ的慈善事业,我喜欢MJ购买Beatles的音乐版权,我喜欢MJ娶了猫王的女儿,我喜欢MJ的太空舞步,我喜欢MJ不少的音乐。

虽然MJ不是我最喜欢的音乐人,但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他曾经那么深刻地影响过我,和我们这代人。不是那么喜欢音乐的太太在听到他去世的消息后很久,告诉我她也心情沉重,“因为一个时代过去了。”

而我说:“我们都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