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tagged with “金真”.


回忆早年的网络:宁波在线以及其他

(2010-05-22 18:48:33)作者:雨樵梦蝶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bcbb110100ihoc.html

在各个博客间溜达的过程中,终于看到了几个以前熟悉的名字:金真、3D石头,由此想到了刚上网的情形。同时再次验证了世界其实很小,连同网络也如此。我跟 他们并不算熟悉,不过是当年一同混在了同一个论坛罢了。石头的名字应该都是英文的,翻成中文就是三块石头,那个英文名当年在“宁波在线”是排列在论坛发行 榜的前几位的。我记得我常去逛的那个版块的斑竹是一个叫C儿的女子,文字写得那个好呀,都是让咱这些菜鸟立时起仰慕之心的。石头也位列其中,小说和散文都 写得很好看,当时也有个跟论坛配套的聊天室,进那里去的人都是常在论坛晃悠的人,有时俺偷偷潜入其中,如果看到一两位坛中名人,可想而知俺的那个激动呀, 与其跟在帖子后面回复,当然不如聊天来得直接,于是,一来一去,倒也认识了一些大腕:C儿、阿紫、原版情人、午安、薇薇安、三立、石头、电脑婴儿、江小鱼 等等,当然那情形就是我认识他们,而他们不知道我啦。有次遇见C儿问起宁波在线的状况,她告诉我:躬逢其盛。我是无法想象宁波在线是怎样的一种兴盛法,因 为,我去的时候,论坛已经隐隐有了危机,果不其然,宁波在线最终消失在了网络中,无法寻找,甚至包括那个聊天室,被他们称为吃协的聊天室。

人其实有时是个奇怪的动物,凡是第一次去过的地方总会一种归属的感觉,因此,宁波在线以后的时期,经历了各种不同的论坛,我还是无法找到最初的那种归属 感,直到有坛子的朋友引荐到了另一个论坛:一个叫蝶网的论坛,那里因为跟老大的关系不错,俺自己当了斑竹。从菜鸟到斑竹,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变化,那不过是 个小角色而已,一个坛子的兴衰最主要的是要有一批写手,还要有一批粉丝,写手中最好要有几个美女加才女,当然也要有才子加帅哥,那么,一干粉丝才有兴趣追 捧着看文字,看照片,看一点点粉色和暧昧,如此等等,那时觉得有趣,因此也不在乎流浪,从这个坛子串到那个坛子,而且好多人动不动就喜欢去开一个坛子来 玩,就像后来流行的博客,被朋友的朋友引荐或者拉到另外一个坛子里闲逛,或者去添加人气。不过,凡是有人的地方总是会有纷争:嫉妒、不平、挤兑,当网络也 展示了跟现实一样的人际的时候,我终于开始厌倦了这样的游戏。我最后总算找了一个还算单纯文学性的坛子蹲点了,然后,不再变更,我累了。不过,那时开始流 行了博客。我记得那是03年还是04年吧,自从博客中出了个木子美后,网络遍刮博客风。于是,各大论坛开始慢慢衰败下去,各人贪恋着博客的新鲜劲,自顾自 己的自留地去了。我是04年开通了自己第一博客的,那时开通博客的网站还真是不多,因此,第一个博客的功能基本属于英文,我玩了好两年硬是不会那些玩意。 当时,还记得跟金真和石头交换过博客的地址,可惜,我把写有他们博客地址的纸头给弄丢了。后来宁波的哪份报纸还介绍过活跃在网络的宁波人,其中就介绍过金 真的博客。于是,还是悄悄地摸上去看了几次的,不过,英文对于我实在是天敌,终于还是忘记了那些可恶的网址。

很多时候我也常把网络比做江湖,那么江湖的大侠们总是被俺这样的小人物所景仰着。在很多论坛烟消云散之际,我惦念着那些曾经的友谊,虽然是未曾谋面的朋 友,我把他们当成了我的朋友,那种属于江湖的豪情和义气曾经让我热血沸腾,因此,念念不忘至今。但是,事实网络并非江湖,随着那些论坛的消逝,那些曾经熟 悉的ID有些永远地消失了,就如同我们当年经历的岁月;有些就变成了现实的存在,然而,我记住了他现实的名字,却再无法想象他网络的身份了,网络和现实是 一道越不过去的屏障。有时也跟某些朋友一起说说往事,此去经年,当年的她或我都不再是那个自己。

不过,也是占了同城的便利,我还记得有过几次同城网友的见面,我跟着一个比我小10几岁的女孩子后面,陪着她去的。随便也瞧了瞧,当时号称坚守了宁波文化 最后底线的那些朋友们,我心里暗笑不已。金真、石头当然就是这样走入我的真实世界的。在城隍庙附近的一个叫城堡的酒吧里,他们相聚在一起,摇滚、诗词朗 诵、话剧表演,我是个比他们老得多的人,当然无法跟着他们混一起啦。最最可悲的一件事情:有一天我发现一个在坛子上非常活跃的ID,居然是当年拖着鼻涕、 挂着红领巾跟我一起玩羽毛球的同事的孩子,事后跟他计较称呼问题,结果他赖皮地说只能喊大姐。我终于被这样的现实给打倒了,此后再不玩见面。

网络的奇迹,我总是见证到网络的奇迹,比如网恋,比如现实中其实很熟悉的人,突然又在网络中见到,这个世界到底是大的还是小的,我至今无法说清楚了:想来 才一个月还是2个月被引荐瞧见了一休哥的博客起,小夏姐、八宝哥、小马哥、落落等,现如今却在落落的博客又遇见了离离,在八宝哥的博客见到了青衫客,在青 衫客的博客见到了何震飚(金真),在他的文字里又见到了赵磊,世界还真是太小,轮回到最初那段时光,只是当年那个优雅而文艺的青年不再了,犹记得阿紫的帖 子描述过见到宁波的那些男网友的文字,那些有趣的文字伴着我笑过好几个午间。

遥想当年青衫薄,随意弄春秋。不识闲愁系斜阳,却话烟雨稠。

内容摘要: DJ金真,本名何镇飚,土生土长的宁波人,当年是宁波摇滚青年心中的领路人,如今是宁波理工学院新闻系的一名老师。何镇飚说,高中时,性格外向的他,经常 收听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就此喜欢上了摇滚音乐。

热词:摇滚 金真

不知道宁波当年听过摇滚的,是不是和我一样曾经在每周六晚上等着听金真的《新音乐教室》,就是现在在宁波理工学院任教的何镇飚老师主持的那档节 目。

每个周六,我都会守在收音机前,巴巴地等着节目的开始,那时侯宁波拿起吉他玩摇滚的,尤其1997到2000年那拨摇滚青年,多少都受到他的影 响,怀念当年的DJ金真!

跟 帖

网友“玖玖金柜-美僵叶子”:那时候最讨厌金真在歌曲播放到高潮时插一句他自己的哼唱,把我录歌的企图一次又一次地毁了。

网友“我正在鼓楼观山景”:我听说他主持节目的那个时候是耳钉加大波浪,在电台人员的注目礼中进入演播室。

网友“乐乐宝”:印象最深一次是有一年的大年三十,人家都在看春晚,他依旧在做节目,我依旧在听广播。

网友“宁波那人”:怀念啊,怀念。他确实影响了宁波一代人。

追 踪

网友“玖玖金柜-美僵叶子”昨天在发了一个帖子,怀念当年宁波的摇滚红人DJ金真,引起了不少摇滚爱好者的共鸣。记者对此作了一番调查。

DJ金真,本名何镇飚,土生土长的宁波人,当年是宁波摇滚青年心中的领路人,如今是宁波理工学院新闻系的一名老师。

昨天,记者采访到了何镇飚。现年38岁的他依然是摇滚音乐发烧友,家里收集了1000多张摇滚CD,摇滚音乐依然是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佐 料”。

何镇飚说,高中时,性格外向的他,经常收听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就此喜欢上了摇滚音乐。后来,在北京读大学的4年时间,给了他接触摇滚 音乐的最佳土壤。1995年大学一毕业,他回到家乡工作,随后就在宁波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开设了自己的音乐节目《新音乐教室》。

“叫金真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把名字中的镇字拆开来罢了。”何镇飚化身“DJ金真”,每周六晚上8点至9点的直播时间里,都会在《新音乐教室》里 介绍当时国外最前卫的摇滚乐队和摇滚音乐,以及自己心中的十大摇滚乐队排行榜,给听众进行摇滚知识扫盲。

节目一播出,在宁波地区迅速窜红,“DJ金真”成了很多人心中的摇滚偶像。何镇飚说,那时候,每周他都会收到30多封热心听众的来信,后来,连 他妈妈都给自己的儿子写信,表扬儿子的主持功力很棒。

何镇飚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在播放摇滚音乐的时候,会在话筒旁跟着哼唱。对此,他的解释是,哼唱几句可以加强和听众的互动,最重要的是,当时有 “不法分子”把节目里的歌翻录成磁带去贩卖,他这样做是为了打击盗版!

何镇飚去电台作节目的时候,留着一头及肩长发,带着一个十字架耳钉,总是会引来众人侧目。那时他的正经工作是一家外资银行的员工,一头长发引来 了副行长的“警告”。“幸亏当年的行长也是个摇滚青年,对我的长发大开‘绿灯’。”何镇飚笑着说。

去年,何镇飚还参与组织了宁波摇滚音乐会。看到现在的青年们在台上张扬的表演,何老师表示自己当年可比这差远了。“当年我只是自己偷偷地听,偷 偷地想,不敢这么大胆地表现出来,做节目的时候,我倒是很张扬。”何镇飚说。  本报见习记者 周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