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两句格莱美——关于2009美国格莱美音乐奖

何镇飚

其实对格莱美已经很久不关注了,不象92-95年,不仅把颁奖礼的过程都通过卫星电视录下来,而且给京城各媒体写音乐评论。

但当我在宁波往上海经过跨海大桥时的大巴上,从手机里阅读到Robert Plant获得了年度最佳唱片(现在叫最佳制作了)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手舞足蹈。去年我在东京花巨资(这笔钱在过年前靠年终奖才全部还清银行)购买了Led Zepplin的全球限量版唯有日本出品的全部专辑。我太热爱这支乐队了,曾经是我在电台做节目的摇滚乐队排行榜冠军。

然后我看到了09年格莱美的全部名单,最佳传统布鲁斯的得奖人是BBKING,最佳摇滚歌曲属于Bruce Sprinsteen等等一系列老人全回来了。太太打趣,是你评的奖么?是啊,是我评的么?我喜欢的ColdPlay也算有收获,NatKing Cole的女儿又得奖了,JAZZ也是一帮老人,RADIOHEAD也是得到评委的高度推崇。全部的格莱美获奖者,除了新人,90年代及以前出道的占了超过80%。

哎,我终于明白了,经济危机使唱片业现出原形,真正会去买唱片的,还是我们这代人,所以得奖也必须对我们的口味。我不知道是应该为自己口味的胜利而高兴,还是应该为音乐奖的迁就与无奈而悲哀。

今年格莱美最大赢家是Robert Plant.我家里就有Plant单飞以后的多张CD。伦敦八分钟是Jimi Page,而我在去上海以前在书桌上的第一张CD就是 NO PUARTER。

再也没有四人组合了,再也没有Led Zeppelin了。

上海的新民晚报报道,得奖的海汀克大师正带领芝加哥交响乐团在上海演出,不过他放下工作去看望在上海工作的儿子了,他们父子有四年未曾谋面,于是记者招待会由她的太太首席中提琴去代为发言,而大师本人也错过了颁奖典礼的转播。
即使是格莱美也不如亲情重要。

(放上Jimmy Page 和Robert Plant 的NO QUARTER的封面)

no-quarter